您好,欢迎访问世界知识出版社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知识画报》 > 重磅
海豚部队的困境
2019/5/7 10:54:18 来源: 世知网

文/李正儒  

20世纪60年代,美国海军开始利用海豚的天然声呐系统训练它们执行水雷探测等任务,虽然战功赫赫,但却遭到动物权益保护者的抵制。

宽吻海豚拥有完善的生物声呐系,被美国海军训练执行水雷探测、保护军港舰船等特殊任务。

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在邻近诺马角海军基地的海港路天桥上,动物权益保护者博洛正通过水下摄像机观察记录海洋网栏中的70只海豚和30只海狮。这些海豚和海狮属于“美国海军海洋哺乳动物计划”(US Navy Marine Mammal Program,简称NMMP)的成员。其中一只叫马凯的宽吻海豚曾于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在波斯湾担负搜寻水雷的任务,如今已46岁,老弱得快游不动了。海军的兽医将它放置在一个与身体等长的漂浮装置里,以防它溺毙。

不论烈日与寒风,博洛已连续5个多月来此拍摄马凯和其它军用海豚。博洛还记录了另一只被装在同样箱子里的海豚,这只海豚接受了静脉注射和抽血,看着已奄奄一息。作为一名执着的动物权益保护者,博洛主张对这两只病入膏肓的海豚采取安乐死,而不是将其用于病理研究。博洛拍摄的目的就是为了公开军用海豚的生存困境,引起社会关注,她组织的抗议活动已引来当地电视台报道。以往这些海豚都被安置在军事区域内,只有在公海训练时才会被偶遇。2016年底,海豚们被移至大桥附近公共区域的临时网栏中,博洛才有机会仔细观察它们。

海军训练师训练海豚对不同手势做出反应

海豚计划

二战期间,为了改善鱼雷的性能,研究人员把目光转到了海豚身上,因为海豚的流体力学外表和游速是鱼雷的绝佳模型。美国海军还发现,海豚特殊的回声定位能力堪比完整的声呐,从而获得启发——可以训练海豚执行那些机器设备不可能完成、对潜水员来说又太过危险的水下军事任务。在此背景下,美国海军海洋哺乳动物计划于1960年诞生。

这个计划用来研究海洋哺乳动物在军事方面的用途,同时训练它们执行一些特殊任务,包括保护军港和舰船、侦测和清除水雷以及回收武器等。1962年,美国海军在加利福尼亚州穆古角基地建立了研究设施,主要研究和训练的对象是宽吻海豚和加利福尼亚海狮。

1965年,一只名叫塔菲的海豚参加了在加州拉霍亚外海进行的“海上实验室二号”项目。它受命在海面与60米下的海底间往来运送工具,同时还要找到迷途的潜水员并将他引至安全区域。这是美国海军在公海成功完成的第一例海豚训练任务。1967年,海洋哺乳动物计划被列为机密,其预算情况不再为公众所知。穆古角的研究设施和人员迁至圣迭戈的诺马角海军基地,归编于圣迭戈空间与海洋战争中心。

锁定目标后,海豚将所携浮标留作标,以便潜水员展开后续行动。

圣迭戈现有5个海洋哺乳动物训练编队,每个编队任务各不相同:MK4部队训练海豚探测并标记悬浮水雷的位置;MK7训练海豚探测位于海床或埋藏于海底沉积物中的水雷;MK8海豚的任务是为部队登陆时快速确定无水雷的安全通道;MK5为海狮部队;MK6则海豚、海狮均有。

海军的海豚训练师日常工作包括为海豚准备食物,对安置海豚的网栏和运送船只进行维护,与它们一起训练。训练师先向海豚释放一个信号,海豚随即利用先天的声呐系统在指定水域进行搜索;探测到目标物后,海豚即刻返回向训练员发出信号反馈结果;训练员再派海豚在此位置放置一个浮标,随后由潜水员展开扫雷行动。海豚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对这样的往复训练,会很快感到无聊,因此训练师需一步步向海豚展示越来越艰巨的任务。完成整套培训至少需要5年时间。

这些海洋哺乳动物有不少接受过实战考验。在接到军事命令的72小时内,它们即被舰船、飞机或车辆运载到冲突地区集结待命。在越南战争期间,美海军首次派出5只海豚赴金兰湾,防御越南蛙人部队突袭美军基地。海豚发现蛙人后便从后面靠近,用所携装置撞击蛙人的氧气瓶,装置上的连接浮标即刻向水面部队发出警报。这一时期还流传着美军训练海豚用以攻击和歼灭敌人的计划,但被美军否认。因为海豚无法识别船只或潜水者是敌是友,直接发起攻击会造成误伤。海军只是训练这些海洋动物检测所关注区域内的水雷和潜水者,并向训练员报告,然后由他们做出适当反应。

随着海豚受训成功,上世纪70年代起美国海军的海洋哺乳动物计划又扩展到海狮和白鲸。海狮有发达的低光视力和高敏感听力,还可以完败人类的潜水时长和次数极限。白鲸与海豚一样使用自然声呐导航,而且比海豚和海狮能适应更冷、更深的水域。在探测回收从船上发射或从飞机坠入海洋的设备方面,1970年11月海狮首次成功从50米海底找回了一枚反潜艇火箭。目前在进行的训练还包括从飞机失事残骸中找寻遇难者。

美国海军海洋哺乳动物计划在上世纪80年代冷战时期达到鼎盛,预算扩大,服役海豚数量增加。1986年国会还部分废止了1972年通过的《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案》,为海军募集更多海豚廓清障碍。

1986~1988年,海军派遣6只海豚前往波斯湾巴林港口执行巡逻任务,保护美国军舰免受敌方蛙人和水雷袭击,同时还负责护送科威特油轮穿越危险水域。其间,一只叫斯凯皮的海豚死于细菌感染。2003年伊拉克战争,马凯和另一只叫塔科马的海豚被派往伊拉克南部的乌姆盖斯尔港。在潜水员形容为“闭着眼睛在泥巴里爬行”的阴暗水域,这两只训练有素的海豚协助探测到100多枚反舰水雷,为装载着援助物资的船只安全通行保驾护航。

进入21世纪,随着机器人技术不断发展,由通用动力公司研制的扫雷机器人广泛应用于水雷探测中。有传言美国海军海洋哺乳动物计划将被关闭,但并未成为事实,因为在与机器人的较量中,海豚常常胜出。

加利福尼亚海狮有发达的低光视力和高敏感听力,海军主要训练它们在深海回收军事设备。

道德极限与生理极限

美国海军海洋哺乳动物计划在上世纪90年代被公开后,受到动物保护组织、动物伦理及病理研究者的质疑和诟病。

博洛的搭档雷克托曾是佛罗里达海洋公园的一名海豚训练师,他对海军训练海豚用于军事目的颇不以为然。当时海军派人来他工作的罗德岱尔堡水族馆学习训练海豚的技巧,“其实他们最想知道的,是如何能将维他命和其他物质放进喂食海豚的鱼里,好让海豚上瘾来不断索要。”雷克托很轻视这种做法,“我告诉那些人,没有训练师愿意跟‘吸毒上瘾的海豚’一起工作。”1975年雷克托离开海洋公园,开始与博洛等动物权益保护者一道致力于反对圈养海洋哺乳动物,不管是海军基地还是水族馆或游乐园,博洛和雷克托希望能将它们从人类手中解救出来。

美国海军将这些海洋哺乳动物视为国防系统的一部分,他们利用外部监督机构为其动物保护标准辩护,称博洛拍摄的海豚并不是无助的实验对象,而是正在接受治疗的海军一员,强调从一开始,海军就将这些动物视为搭档。博洛在2017年拍摄马凯时,这只海豚确实病得很重。经过4个月的护理,海军兽医确认它的病情将继续恶化,于是对马凯实施了安乐死。

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海军海豚被派往波斯湾执行清理航道的任务。一只海豚在训练中跳出海面。

海军方面还表示,在海洋哺乳动物医学研究领域,NMMP的科学家已发布了200多篇研究论文,并助力政府完成多项研究和救援工作。2011年,NMMP加入联邦政府关于墨西哥湾石油泄漏对海豚的影响调查。2017年,NMMP参与拯救地球上最小的濒危海豚物种瓦奎塔的行动,尽管该行动最终没能取得成功。

为什么征召军犬、战马是常规,军事利用海豚却被另眼相看?动物伦理学家指出,人类与狗有着数万年的冗长关系,可以选择狗作为人类社交世界的一部分,但无法对海豚做同样的事情。驯养海豚势必严重缩小它们的生存世界,从生物伦理学角度,这是一种伤害。

对海豚的生理研究,海洋动物专家认为海军的一些做法太过草率。例如NMMP将海豚长期置于0.2℃的冷水测试池中用以确定海豚在低温环境中的代谢状况,这会使习惯于温暖水域的海豚感到异常痛苦。在另一项研究中,NMMP研究人员通过给海豚静脉注射盐水来观察它们的生理反应,但这样做会让海豚生病,而且摄入过量盐水还会导致身体严重脱水,危及生命。

公众对这类研究的态度会转变吗?变化已经在发生。就在几十年前,社会上对利用孤儿、低端人口和智障者进行的侵入性研究还普遍可以接受,但如今在涉及人的研究上已从“科学第一”发展到“伦理第一”。动物伦理专家认为,现在应该提高对动物研究的门槛,尽管这并不意味军队必须停止训练海豚,也不意味停止相关科学研究,人类完全应该为圈养的海洋哺乳动物提供更好和更公平的医疗。在多数情况下,社会道德罗盘上的指针都移动缓慢,所以关于海豚的战斗仍在继续。

在国际防雷演习中,军海狮与训练员严阵以待

难归大海

随着冷战结束,美国海军对海洋哺乳动物计划的预算大幅消减。除了圣迭戈的训练中心,其他地区的训练基地相继关闭。该计划剩余的100多只海豚中,海军只需70只用以维持行动。如何处理剩余的海豚呢?1992年国会拨款50万美元,用于海军制定培训程序,使退役的哺乳动物能安全回归自然栖息地。

海军计划将其中一些海豚送到海洋公园,但海洋公园对野生海豚的兴趣并不大,因为许多海洋公园已成功开发海豚室内育种计划。除收到4个认领请求外,海军须在其它无人问津的退役海豚死亡前,担负照顾之责。

“我们不能把它们带到墨西哥湾,打开大门,然后说声‘再见伙计们,祝你们好运’就了事了。”一位海军人士说,“必须有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它们再次捕捉到活鱼。”重新唤起这些长期不觅食、不猎杀或被自然捕食者猎杀动物的野外生存本能颇具挑战性,因为这一尝试曾经历过失败。1994年海军把三只海豚交给位于佛罗里达基韦斯特的海豚康复中心,有两只被提前放生,结果一只出现在码头向渔夫乞讨鱼吃,另一只在两周后浮到海岸,严重消瘦。显然它们还没准备好独立野外生存。

精心设计的庇护所可能是安置这些退役海豚的解决办法。巴尔的摩水族馆将在2020年为7只退役海豚建成一个天然的庇护所,那里将拥有海湾所拥有的一切——海水、鱼类、红树林和珊瑚礁,但它又与海洋其他部分相隔离,最大程度减少海豚遭遇风险的概率。它们或许是第一批从毫无生机的水池转移到充满活力的自然家园的军用海豚。

在佛罗里达州基韦斯特海军基地接受完训练的海豚与训练员乘坐运输专机返回圣迭戈基地

来源:《世界知识画报》2019年第4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
版权所有:世界知识出版社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2663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