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界知识出版社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知识画报》 > 重磅
拉夫罗夫,普京的外交“铁拳”
2019/4/2 11:14:36 来源:

谢尔盖·维克托罗维奇·拉夫罗夫(Серге́й Ви́кторович Лавро́в),俄罗斯现任外交部长。

2004年3月以来,拉夫罗夫一直是俄罗斯外交的掌舵人。2018年5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批准了新一届政府名单,谢尔盖·拉夫罗夫第三次连任外交部长,他也是俄罗斯联邦三次连任外长的第一人。他以特有的智慧、机敏、果断、强硬在外交界叱咤风云,是克里姆林宫重树俄罗斯的大国地位重回世界舞台的决策核心人物,被称为“普京的第一号外交心腹”。

2015年3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授予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一等“祖国功勋”勋章,以表彰其实现俄罗斯外交政策及多年外交活动中的卓越功绩。当天正是拉夫罗夫的65岁生日,这位身材修长、戴着无框眼镜的外长站在普京身旁,脸上洋溢着亲切、幸福的笑容。然而在国际外交舞台上,这位看似斯文的外长却以强硬著称,他的“铁拳”不时砸向西方。一位英国记者曾称,不管拉夫罗夫说什么语言,只要他一开口,“你会觉得冷战还没有结束”。


2015年3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授予拉夫罗夫一等“祖国功勋”勋章。 

久蚌成珠 脱颖而出
1950年3月21日,拉夫罗夫出生在莫斯科,父亲是来自格鲁吉亚第比利斯的亚美尼亚人,母亲是俄罗斯人。也许生活在混血家庭的孩子看到和听到的世界更丰富些,儿时的拉夫罗夫常听父母讲起外国的故事,这给他幼小的心灵播下了投身外交事业的第一粒种子。中学期间他打下了良好的英语基础,毕业后进入苏联外交部直属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学习。1972年大学毕业时,拉夫罗夫已掌握了英语、法语和僧伽罗语(斯里兰卡的官方语言之一)。1976年,拉夫罗夫进入苏联外交部工作。由于拥有语言特长,拉夫罗夫被派往苏联驻斯里兰卡大使馆工作,开始了外交官生涯。


青年时期的拉夫罗夫

1981至2004年,拉夫罗夫先后出任苏联驻联合国常设代表处一秘、参赞和高级参赞,苏联外交部国际经济关系局副主任,俄罗斯外交部国际组织局局长、国际组织和全球事务司司长,俄罗斯联邦外交部副部长,俄罗斯联邦常驻联合国代表。长年工作在外交前线,使他的外事能力得到全面锻炼,外交才能得以充分展示。特别是在联合国安理会近10年的工作期间,他几乎参与了所有重大国际问题的讨论,涉及南斯拉夫、伊拉克、中东、阿富汗和反恐斗争,以及打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问题。在他看来,“联合国不是为了在地球上建造天堂,而是为了在世界上不再有地狱”。2003年是拉夫罗夫外交生涯中值得骄傲的一年,那年联合国批准的俄罗斯提出的倡议创了历史纪录。


1994至2004年,拉夫罗夫出任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

丰富的外交经历为拉夫罗夫成为外交部长奠定了基础。2000年,在纽约千年首脑会议期间,普京注意到拉夫罗夫是最受国际和俄罗斯政治精英认可的外交官之一,熟悉国际形势,深谙国际交往之道,在外交场合游刃有余。2004年3月9日,谢尔盖·拉夫罗夫被任命为俄罗斯外交部长,开始进入公众视线。拉夫罗夫在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几年,准确地表达了克里姆林宫的外交方针,完美地践行了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有人说他是普京的“爱将”,无论是聪明才干还是强硬个性,都深得普京赏识。


折冲樽俎 纵横捭阖
2004年,新官上任的拉夫罗夫在俄罗斯和外国媒体上发表文章,阐述了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主要任务和面临的关键问题。他认为,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是促进本国融入世界经济,发展与独联体国家、欧盟、美国、中国、印度、日本,以及亚洲和拉丁美洲的互利关系;他把前苏联的空间称为俄罗斯的重要利益范围,但不是大国争夺“势力范围”的竞争区;为了最终克服“冷战时代的结构”,他还提议批准并实施经修改的《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这些都成为俄罗斯日后出台的外交政策的基础。
拉夫罗夫上任之初最成功的一个外交案例就是使俄罗斯重回世界舞台的决策中心。2004年4月,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塞浦路斯统一公决问题上行使了否决权,这是10年来的第一次。当时路透社称“拉夫罗夫是让西方国家感到绝望和挫折的根源”。2011年,拉夫罗夫又在联合国对利比亚空袭表决中投下弃权票。

作为一个大国外长,拉夫罗夫需要面对和处理复杂的国家间关系,俄美、俄欧、俄中、俄日关系都在他的日程之中。


2018年5月31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百花园迎宾馆会见了来访的俄外长拉夫罗夫,

双方就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进行了讨论,并就朝鲜半岛局势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这个成长于苏联时期的外交官,见证过苏联作为超级大国与美国两极争霸时的辉煌时刻,体验过解体后苏联继承国俄罗斯重新崛起的艰难困苦,也经历了冷战后俄美、俄欧关系的起起伏伏。俄罗斯独立之初,叶利钦总统向西方一边倒政策并没有赢得西方的青睐,相反北约、欧盟东扩的脚步从未停止,俄美、俄欧关系也因此趋冷。虽然之后有过短暂的缓和,但是随着后来俄美地缘政治博弈加剧,俄罗斯与西方关系重陷僵局。特别是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使俄与西方关系再次跌至谷底。拉夫罗夫认为,“华盛顿和一些欧洲国家从未放弃过孤立俄罗斯”,“他们不惜一切代价使俄罗斯失衡,但试图对俄罗斯施压的努力从未取得过成果”。2014年12月25日,他在俄罗斯第一频道“周日晚会”的一档节目中说:“我们未曾低眉顺首,我们将来也不会卑躬屈节。有人认为两个月、半年、一年的制裁就会使俄罗斯倒下,这种想法多么幼稚。”在2018年9月28日的联合国大会上,拉夫罗夫在193个联合国成员面前痛斥美国,这是俄强硬外交的又一次展示。他在演讲中抨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自私”单边行动,表示对俄罗斯的制裁是“政治勒索”,还指责美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美联社称拉夫罗夫的演讲是“一场火力十足、咄咄逼人的无情演讲”,“虽然普京没有参加此次大会,但拉夫罗夫已经让世界听到了俄罗斯的声音”。
与俄美关系交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俄关系。现阶段,中俄关系发展态势良好,两国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水平。两国在联合国、上合组织、金砖国家、G20、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模式下高效合作,成为大国关系的典范。拉夫罗夫认为,“俄罗斯和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合作基于观点一致和建立更加民主与公平的世界体系的需要。”2018年4月5日和23日,拉夫罗夫在与王毅外长两次会谈时表示,“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俄对外政策的优先方向”,“两国关系具有全球性和实实在在的战略性”,“莫斯科与北京支持严格遵守国际法的一致路线,这条路线在巩固全球稳定和安全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俄日关系也是俄罗斯外交关系中一组重要的双边关系。近年来,俄日关系因未解决的领土争端问题而蒙上阴影。日本以1855年俄日签订的双边贸易边界条约为依据,要求归还国后、择捉、齿舞、色丹4岛,这也是其同俄罗斯签订和平条约的条件。而莫斯科的立场是遵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战争结果的安排,4岛并入苏联版图,俄罗斯对其拥有毋庸置疑的主权,且存在相应的国际法文件。2015年5月拉夫罗夫呼吁日本在谈判中遵守联合国宪章,并称:“日本是唯一一个对二战结果质疑的国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国家这样做。”
作为俄罗斯外交官的王者——外交部长,拉夫罗夫运用自己的智慧与胆识,时而强势,时而婉转地应对复杂的局面,坚定地维护着国家利益,因而多次获得俄罗斯联邦总统的表彰和奖励,获得过38个荣誉称号。
机智灵活 风趣幽默
拉夫罗夫作为俄罗斯政府的老前辈和杰出的外交官,在外交场合不仅有义正言辞,也有讽刺幽默。而这种带着智慧的“亮剑”有时更加有力,从他和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2016年的两次交锋可见一斑。
在2016年俄美谈判过程中,正巧赶上了拉夫罗夫的生日。克里祝贺其生日的同时祝愿他“在谈判中拥有更多的智慧”,显然这是暗示拉夫罗夫缺少智慧。拉夫罗夫立即反驳道:“如果你以生日数来衡量智慧的话,那我可赶不上你。”还有一次是2016年9月9日,拉夫罗夫和克里在瑞士日内瓦就叙利亚问题举行了长达10多个小时的马拉松式会谈,直到10日凌晨才就叙利亚新一轮停火协议达成一致。由于克里方面要和华盛顿沟通,等待中的拉夫罗夫曾在会议间隙3次来到记者们等待的宴会厅通报情况。第二次进去时,他的一个随从捧着一摞披萨。拉夫罗夫微笑着对记者们说:“这是美国代表团的礼物。”过了一会儿,他第三次来到宴会厅,又给记者们带来了几瓶酒:“请享用美国代表团的披萨和俄罗斯代表团的伏特加。”言外之意,会谈之所以拖了这么久,是因为美国代表团太磨叽,只好以美食美酒向大家致歉。
熟悉拉夫罗夫的人都知道,他几乎烟不离手,一有机会就吸上一根。他在联合国工作时,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主张联合国总部大楼内禁烟,撤掉了所有烟灰缸。这一决定遭到了拉夫罗夫的坚决反对,他不满地说:“联合国纽约总部大楼属于所有联合国成员国,秘书长只不过是一个雇来的管理员而已。”于是这个“老烟枪”就经常自带烟缸,在禁烟区吞云吐雾。他这种“灵活”解决问题的方式,让安南也拿他没办法。


拉夫罗夫的机智幽默还体现在国际交往中经常妙语连珠。

2015年3月在关于伊朗核计划的六方会谈中有记者问他:“您是否乐观地看待解决伊朗核问题的前景?”

拉夫罗夫说:“人们不会因为我的乐观而付我额外报酬。”

2018年3月21日,拉夫罗夫出访日本期间正好赶上雪。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说:“拉夫罗夫先生,你把雪带到了东京。”拉夫罗夫开玩笑说:“由于我们没法干涉你们的选择,我们决定干预天气。”当时,美国正在指责俄罗斯对其使用气候武器,他的话一语双关,引得同行人会心大笑。
2018年3月15日在“莫斯科——机遇之国”论坛上,准备上台发言的拉夫罗夫不慎被台阶绊倒。他演讲前自嘲道:“看到没,我摔倒了,还好我只是栽倒在台上,而不是外交事物上。”与会嘉宾顿时报以笑声和掌声。他就这样以自己的幽默方式化解了尴尬。 
铁汉柔情 诗意生活
拉夫罗夫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玛丽亚·亚历山德罗夫娜曾是一位俄语语言文学教师,很少在媒体露面,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在拉夫罗夫常驻联合国期间,她在那里的图书馆工作。后来她创建了女性俱乐部,帮助随任的女眷们尽早适应当地生活、了解外交礼仪。直到今天,许多外交官的妻子回忆起玛丽亚都觉得她聪明、机智、温暖。他们的女儿叶卡捷琳娜毕业于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后又在伦敦学习政治学和经济学,如今已是一位职场精英。


幸福的一家三口

很难想象,外表冷静、作风强硬的拉夫罗夫竟有着丰富的艺术细胞,不仅会唱歌作诗,还弹得一手好吉他。他也非常热爱足球运动,是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忠实球迷。他还喜欢冒险,是一个漂流爱好者。
他曾写过一首歌献给母校国立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
这是我们的学校,
这是我们的符号,
莫斯科国关学院,
你是学生友谊的城堡,
你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第一次在这里撞击到心灵,
第一次在这里开启了大脑。
你也曾改变称谓,
你也曾更换地标,
但光荣传统“学习恰似食粮,友谊地久天长”未变分毫。
我们义无反顾,奔向远大目标。
颗颗火热的心,遍布天涯海角。
哪里有我们,哪里就事业腾达,哪里就充满欢笑。

这首歌饱含激情,朝气蓬勃,深得校长阿纳托里·托尔古诺夫喜爱,于是将它作为校歌传唱。


享受假期

来源:《世界知识画报》2019年第3期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
版权所有:世界知识出版社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2663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