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特朗普与媒体“世纪大战”背后的真相
2018/11/12 9:34:01 来源: 世知网

作者:王 波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导

一般说来,历任美国总统都希望与媒体保持良好关系,以赢得舆论支持。如果得罪媒体,后果可想而知。尼克松总统因为“水门事件”曝光被国会弹劾下台。克林顿总统因个人丑闻曝光后,被媒体死盯着不放,差点要被弹劾。总统们在媒体面前总是小心翼翼,唯恐被抓住把柄。可是,特朗普总统却一反常态,甚至公然与媒体叫板,指责媒体是“美国人民的敌人”。尤其是最近,特朗普和几百家媒体互相指责,打起口水仗。特朗普指责媒体报道“虚假新闻”,是“人民的敌人”,是美国的“反对党”。媒体自然不甘示弱,联手反击,这样激烈的交锋实属罕见,堪称总统与媒体的世纪口水大战。

“媒体是人民的敌人?”

7月31日,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坦帕市游乐场世博会大厅发表公开演讲。当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任记者吉姆·阿科斯塔在现场直播。结果,特朗普的支持者在现场集体攻击CNN,对着阿科斯塔高喊:“骗子!请说出真相!CNN太烂(sucks)!”CNN的现场报道湮没在特朗普支持者的口号声中。

阿科斯塔是CNN专职负责白宫新闻报道的记者,包括定期报道白宫新闻发布会、外国元首来访以及联邦政府行政部门的大事。早在特朗普还在竞选美国总统时,就曾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告诉阿科斯塔,他不会给阿科斯塔任何提问机会,因为阿科斯塔的机构是一个“虚假新闻机构”。特朗普上任后,对媒体的犀利批评持续不断,他经常语出惊人,阿科斯塔等媒体人早已成为特朗普的支持者们熟悉的攻击对象。所以,这次事件见怪不怪,但动静有点大。

阿科斯塔在推特发文,对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表现出来的敌意深感担忧。他说,“我们不该这么对待自己的同胞。媒体不是敌人。”

白宫新闻发言人莎拉·桑德斯自然偏袒特朗普,在被提问时她没有为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激烈言行进行解释或道歉。

8月15日,《波士顿环球报》邀请美国各地报纸集体发表社论,建议联手批判特朗普。它们高喊着“自由的媒体需要你!”的口号,大张旗鼓地声讨特朗普。《波士顿环球报》的社论说:“特朗普政治的一个基石是对自由媒体发动持续攻击。美国之所以伟大就在于自由媒体可以向强权道出真相……(他)把媒体称之为‘人民的敌人’,这是一个‘非美国人’的行径,这种言论会危及已存在两个多世纪的公民契约。”

《纽约时报》发表社论说:“记者和编辑都是正常的人,是人就会犯错误。改正错误对于我们的工作至关重要。但是,把你不喜欢的事说成是所谓的‘虚假新闻’,这对于国家的命脉——民主来说极其危险。把记者称为‘人民的敌人’太危险了,请到此为止。”

特朗普发推文说:“报道虚假新闻的媒体是美国的‘反对党’,对于一个伟大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但是,我们正在赢得胜利!”

目前,已有350多家媒体加入口水大战,纷纷发表评论,抗议和批评特朗普总统。

媒体背后的党派因素

表面上看,这场罕见的口水大战是总统和媒体之间的争斗,实际上它的背后有着深刻的党派因素。一般来说,美国媒体分为左右两派,左派支持民主党自由派,右派支持共和党保守派。这场口水大战的牵头者《波士顿环球报》正是左派代言人。《波士顿环球报》创刊于1872年,读者以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为主,它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等都是民主党自由派的坚定支持者,代表了自由主义立场。而支持共和党保守派的报纸主要有《华尔街日报》《华盛顿时报》等。近年来,美国的政治极化现象极其严重,保守派和自由派经常争锋相对,互不相让。由于全球化带来的社会转型和内外挑战日益增多,美国的保守势力日益强大,但是在传统媒体中仍然是以左派势力居大。位于美国发行量第一、第二的《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都持自由主义立场;美国广播公司(ABC)、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三大电视新闻网也都是民主党的支持者。CNN的立场一向中立,但是近年来左倾严重,它们在公开场合常常不给特朗普留任何颜面,公开批评他的政策,让特朗普恼羞成怒。

不过,特朗普也不是好惹的,对于左派媒体的责难特朗普予以坚决反击,指出其存在的问题。事实上,美国媒体自身的确问题重重,容易被特朗普抓住小辫子。譬如,美国媒体经常戴着有色眼镜看其他国家,有时甚至肆意歪曲事实、制造假新闻,导致媒体的公信力逐年下降。2017年9月14日的盖洛普民调显示,只有32%的美国人信任媒体,而且大多数美国人认为媒体的党派倾向日趋严重。媒体如果不是有这些客观问题存在,特朗普断然没有底气和胆量如此大肆批判,毕竟他不能睁眼说瞎话。平民百姓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聋子,他们需要一定的事实作为信任的基础。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和上任后,与媒体的关系一直不甚友好,媒体对其负面报道尤其多。特朗普常常随口驳斥,有时更是借题发挥,报“一箭之仇”。在国会中期选举到来之际,特朗普更需要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坚定的保守主义立场。

特朗普对待媒体的态度引来前总统奥巴马强烈的批评。9月8日,奥巴马在伊利诺伊州立大学接受一项颁奖时发表讲话称:“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已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在过去几十年,分裂、仇恨、偏执的政治,不幸的是,总是在共和党那里找到温床。”他说,“我虽然也曾抱怨过福克斯新闻(支持共和党的媒体),但你们从未听到我威胁要关了它,或把它当做‘人民的敌人’……在一个健康的民主社会,对待这样的行为应该有许多权力制衡机制,但现在却没有。”奥巴马认为美国政治话语的沦丧导致美国在偏离“法治、人权和民主”的核心价值观,他强烈呼吁民众参加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用他的话说,“民主需要它”。

民粹主义助推特朗普反媒体之势

民粹主义是近年来国际社会的一大热词,也是剑桥词典2017年的年度词。剑桥词典把民粹主义定义为一种“政治理念和活动,试图通过给予普遍民众所想要的来换取他们的支持。”民粹主义极其强调平民的价值、理想和作用,认为平民是政治改革的决定性力量。它在政治上刻意迎合普通民众的意识形态,反对政治、经济、文化、媒体等各领域的精英,拒绝通过牺牲平民利益来实现历史的进步。

民粹主义早在美国建国前后就初现端倪。在殖民地时期,美国革命先驱托马斯·潘恩在其呼吁殖民地独立的革命小册子《常识》中提出,“政府是一个必要的邪恶”,这是民粹主义最早的政治话语之一,体现了朴素的民粹思想。美国人不信任政府,但出于保护自身利益和安全的考虑,又不得不建立政府。正因如此,美国在1776年独立后首先建立的是邦联制。直到1787年,以华盛顿为首的国父们才制定联邦宪法,建立起更有权力的联邦政府。“管得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这一政治理念长期影响美国,它反映出民粹思想对美国民众的影响根深蒂固。在19世纪末,民粹主义一度声势浩大,爆发了平民党运动。当时一位平民党领袖唐纳利道出了民粹主义的心声:“行贿舞弊操纵了选举、州议会和国会,甚至已影响到法院里的法官……民风败坏。在国家濒于道德、政治和物质崩溃之际,我们相聚一堂。”

今天,当美国面临诸多问题和挑战的时候,民粹主义再次盛行。此外,后真相时代的到来也为民粹主义的盛行提供了温床。“后真相”(Post-truth )是牛津词典2016年的年度词。随着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社交网站成为人们获取新闻的重要来源。人们随时随地可以质疑传统媒体的报道,甚至忽视真相,仅凭个人立场判断是非。在后真相时代,民众与政府间的信息不对称几乎被磨平,政府主导舆论难度越来越大。民众有了更多选择和表达的权利,草根的力量、作用不断增强,这也成为民粹主义甚嚣尘上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竞选和上任以来,一直打着民粹旗号反建制、反精英,利用推特等新媒体频频表态,拉近与民众的距离。他的办公室挂着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的肖像。牛仔风格的杰克逊被认为是与普通民众关系密切的总统典范。特朗普的就职演说就被他的首席顾问史蒂夫·班农赞扬为“非常地杰克逊式”。其实,无论是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希望贴上民粹的标签,民粹不是一党专利。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共和党的特朗普和民主党的桑德斯两位总统候选人都表现出浓厚的民粹主义色彩,他们的竞选手段、政策立场有很多相似之处,两党都试图打着民粹旗号来赢得更多选民的支持。

这次特朗普与媒体之间的较量再次充分展现了他的一贯民粹作风和后真相时代的话语策略。在这个后真相时代,情绪往往比事实重要。所以,特朗普越是表现得有个性,越是与众不同,就越有煽动性,越容易赢得支持。这种快感风格的民粹政治让美国社会的政治极化现象日趋严重。可是,真正的真相在哪里?左派传统媒体难道真的都是掌控在“骗子”手中吗?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新媒体让特朗普有恃无恐

特朗普需要媒体,但他需要一个支持他的媒体。他有恃无恐地反对左派传统媒体,主要是因为他拥有新媒体这个利器。新媒体给了特朗普底气、勇气和途径,可以摆脱传统媒体舆论场的束缚,大力营造社交舆论场的民意。由于新媒体技术的飞速发展,特朗普对传统媒体的依赖度大大降低。加上传统媒体以左派势力居大,特朗普索性依靠新媒体赢民心,造声势,打天下。新媒体在某种程度上颠覆了美国的媒体政治生态,让政治家摆脱了传统的舆论束缚,扫除了政治家和平民之间的沟通障碍。政治家有了更多民意沟通的渠道,也给了特朗普对付左派传统媒体的法宝。普通民众可以依靠自己的判断去评判政治家的言行,决定自己的政治选择。正因如此,特朗普才有胆量与左派媒体对峙。

对于利用网络广告进行形象公关,通过网上电子渠道筹集政治捐款,利用推特这类新媒体进行社交舆论场的民意培塑,特朗普早已玩得游刃有余,这些手段成为特朗普赖以反击左派的超级手段。

因此,这场口水大战实际上是以特朗普为首的右翼势力与左派传统媒体之间的一场舆论大战,是保守派和自由派之争。特朗普借助民粹主义和新媒体的大潮,试图吸引更多的平民眼球,获得更多的民众支持。从某种意义上说,攻击左派传统媒体无意中成为特朗普大造声势的手段。不过,左派传统媒体其实也没什么损失。相反,它们强烈的抗议呼声和一致的舆论行动,面对强权无所畏惧的勇敢姿态,恰好塑造出自由派卫道士的形象。虽然失去了特朗普的支持,它们却赢得另一部分美国人的支持。这样独立于总统和政府之外,恰好也符合美国媒体作为联邦政府“第四部门”的传统。总统与媒体针锋相对的氛围烘托出美国独特的政治文化特性。或许,这才是一个真实的美国。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20期。)

(编辑:JSR)

免责声明 

本栏目所发表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
版权所有:世界知识出版社 京ICP备0902663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