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乌克兰:俄罗斯外交的最大“负资产”
2018/10/31 10:02:43 来源: 世知网

作者:毕洪业 上海外国语大学俄罗斯东欧中亚学院教授、中亚研究中心主任

今年以来,乌克兰积极参与了美英借伦敦“俄罗斯前特工中毒事件”发动的“外交战”,还阻止俄罗斯公民在乌参加俄总统大选投票,甚至借“暗杀俄记者”事件大做文章(后证明该记者无恙)。9月17日,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签署命令,决定不再延长《乌俄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2019年4月1日到期),再次把两国关系推向风口浪尖。更严重的是,在俄罗斯与西方严重对峙、乌克兰已经与欧盟签署了联系国协定的背景下,乌加入北约的要求也得到了积极回应,获得了北约“申请国”地位。这将导致俄罗斯与西方及乌克兰关系长期紧张,甚至为冲突爆发埋下了“祸根”。

乌克兰执意加入北约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基辅新政权选择了坚定向西方靠拢的战略。2014年3月和6月,乌克兰与欧盟先后签署了乌欧联系国协定的政治和经济部分。2016年1月1日,乌克兰—欧盟自由贸易区协定正式生效。相应地,俄总统普京签署命令,宣布独联体框架内同乌克兰的自由贸易协定失效。另一方面,在议会投票通过后,2014年12月29日,波罗申科签署了有关乌克兰放弃不结盟地位的法律修改议案,将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在2010年通过的《对内和对外政策原则法》中“乌克兰保持不结盟地位”的条款去除,为加入欧盟和北约扫清了法律障碍。随后,波罗申科政府开始加快向北约靠拢的步伐。2016年6月,乌克兰确定了加入北约的对外政策目标,提出应在2020年前实现武装力量与北约的兼容。2017年上半年,乌克兰议会通过决议,呼吁美国给予乌克兰“非北约主要盟国”地位,以进一步加强双方军事领域合作。2018年3月,乌克兰被列入了北约“申请国”名单。尽管离真正成为正式成员还有一段距离,但这一事实对刚刚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的普京而言无疑构成了严峻挑战。9月3日,波罗申科提交了宪法修正案,规定了乌克兰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方针,更有乌克兰政客提出了在乌正式加入北约前就可直接请求在乌部署北约军事基地的问题。

与乌克兰官方的乐观情绪相比,北约的表态比较模糊:强调乌克兰获得“申请国”地位后有可能被邀请加入“成员国行动计划”,从而为成为正式成员国做准备——这是“关键一步”,但并不表明乌克兰一定能成为正式成员。对此,舆论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第一,认为这是美国在向俄罗斯传递“没人能阻止乌克兰倒向西方”的信号;第二,乌克兰当局的一系列动作都是波罗申科为明年即将举行的大选而争取选民的手段;第三,“申请国”地位只是给予乌克兰加入北约的一个远景,该决定并不具有实际意义。北约这次下定决心甚至绕过“处于战争状态和存在领土纠纷的国家无权提出加入申请”的规定给乌克兰这一地位,必将进一步激发乌克兰谋求正式加入北约的亢奋情绪,加快其以入约为目标的国内法律调整进程。在波罗申科决定不再延长《乌俄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的同时,北约助理秘书长亚历山德罗·阿尔瓦贡扎勒茨表示,乌可能在不加入“成员国行动计划”的情况下加入北约。

乌克兰加入北约,俄罗斯将失去重要的“缓冲带”,西南部和西部的广大区域将完全暴露在北约的威胁之下。不仅如此,北约还坚决支持基辅新政府在其国家东部的“反恐”行动,为乌克兰提供大量致命性武器装备和相关培训,还与乌方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不仅美军首次出现在乌克兰领土上,北约军事人员还得以深入顿巴斯冲突地区进行活动。美国通过的旨在帮助乌克兰提高防卫能力计划的总拨款达8.5亿美元。在2019财年,美国计划拨2.5亿美元支持乌克兰的安全和情报活动,其中包括5000万美元的“致命性武器”援助。在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问题上,奥巴马政府一向谨慎,没有批准过相关计划。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针对相关问题表示,在乌克兰问题上,美国扮演的不再是调停者,而是鼓动战争的帮凶。

乌东冲突是个“死结”

正是有了美国和北约在背后撑腰,乌克兰对俄罗斯的立场才更趋强硬。2018年1月18日,乌议会通过“顿巴斯重新一体化”法案,顿巴斯地区被定性为“临时被占领土”,而俄罗斯则被称为“侵略国家”。法案强调为落实保障国家主权的措施,乌在和平时期有在该地区使用武装力量的权利。在俄方看来,此举是对新明斯克协议的“埋葬”。目前,欧盟对未来欧洲的安全格局还缺乏清晰的认识,而美国则不希望看到北约被削弱,还希望借乌克兰问题进一步削弱俄罗斯。当前,西方似乎将乌克兰危机视作了北约“复活”的“机遇”,而乌克兰为加入北约也不惜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对抗的“马前卒”。

对于意图倒向西方的独联体国家,俄罗斯的反制措施除了能源、军事手段,再就是利用当地的俄罗斯族进行牵制。对乌克兰来说,能源武器已经失效,因为其从2016年开始就不再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主要依靠从欧洲国家购买天然气(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天然气)和加大核能发电来缓解能源短缺问题。这样,在军事手段不能轻易使用的情况下,乌克兰东部的俄罗斯族就成为俄用来牵制基辅政权的重要甚至是唯一有效的手段。而俄罗斯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经验”。虽然俄罗斯官方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新动作并没有立即做出激烈回应,但考虑到俄罗斯在俄格战争及之前乌克兰内战中的举动,或许俄对乌克兰的反制措施已在酝酿之中。普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强硬地表示,克里米亚归还给乌克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发生。而《乌俄两国友好合作伙伴关系条约》的解除,意味着俄罗斯将不再有义务承认乌的领土完整和边界。

在俄罗斯看来,乌克兰只能作为一个军事上中立的“缓冲国”存在,而不能加入北约成为西方反俄和制俄的“桥头堡”。但现在看来,乌克兰“去意已决”,而且在西方“背书”下其对俄罗斯很可能将更加强硬。随着向美国购买的“致命性武器”(狙击步枪和反坦克导弹系统)陆续到位,由乌政府在东部地区挑起新的更大规模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增加,而俄罗斯已经撤走了所有在东部停火隔离带联合中心帮助基辅与乌克兰东部武装协调的俄方人员。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只能在援助乌东民间武装的同时,努力维持诺曼底四方会谈机制及新明斯克协议,以对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脚步形成牵制。

乌克兰和俄罗斯关于乌东冲突的政治博弈还在联合国舞台上展开。普京提议可以把联合国维和部队部署在乌东部冲突双方控制区的分界线区域,以保护欧安组织在当地的观察团。乌克兰坚信联合国的“全面维和行动”才是缓和乌东部冲突、保护乌克兰人民的唯一切实可行的路径,而且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部署范围应该扩大到乌克兰国土的整个“被占领地区”,还包含俄乌边境,这一立场得到美国的支持。乌克兰甚至呼吁加快安理会改革进程,防止俄罗斯“滥用否决权”。乌克兰坚持认为俄罗斯是顿巴斯冲突的参与者而非调停者,在向乌东部冲突地区派遣维和人员的问题上应该剥夺俄罗斯的否决权。美乌的最终目的,是希望不包括俄罗斯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代替乌东部武装接管在该地区管理者的地位。

综合当前形势来看,乌克兰东部冲突很可能将保持一种“不前进也不后退”的均势,像类似乌克兰东部武装领导人扎哈尔琴科被暗杀之类的事件处理不当也可能使局势迅速恶化。现在看来,在部署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问题上还是有妥协的空间,但这要看西方与俄罗斯博弈的情况而定。乌克兰的“离去”已成为现实,未来如果北约真要不惜与俄罗斯对抗而执意把乌克兰拉进自己的“怀抱”,那么普京也可能承认顿巴斯地区两个州独立并与其订立盟约,或者直接将其并入俄罗斯,但这也可能使俄罗斯与北约兵戎相见。无论何种选项,俄罗斯都将彻底“失去”乌克兰,乌克兰已经成为俄罗斯外交的最大“负资产”。

(本文发表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20期。)

(编辑:JSR)

免责声明 

本栏目所发表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