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非洲的柏林墙”倒塌了——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关系转圜
2018/9/25 10:13:23 来源: 世知网

作者:王 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所助理研究员

今年虽只过半,但几乎可以肯定地说,2018年非洲地区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就是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关系转好。7月8日,埃塞总理艾哈迈德对厄特进行正式访问,与厄特总统伊萨亚斯在机场“热情拥抱”。这是20年来埃塞总理首次访问厄特。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一个月内,两国关系转圜之快令外界错愕和惊喜。

从“并肩作战”到“结下血仇”

非洲之角是非洲地缘政治矛盾最突出的地区之一,虽然该地区仅包括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索马里和吉布提四国,但关系之复杂、矛盾之深刻十分罕见。索马里长期陷于地方割据,邻国纷纷介入,极端组织索马里“青年党”时常作祟;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激烈对抗长达20年;吉布提与厄立特里亚也存在边界争端……其中,对非洲之角地缘格局有根本影响的就是埃塞与厄特矛盾,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埃塞与厄特原本属于一个国家阿比西尼亚帝国(1270~1974年,是非洲为数不多的在帝国主义瓜分非洲浪潮中保持了独立地位的国家,二战期间遭到意大利入侵,成为“意属东非”的一部分,1941年改名为埃塞俄比亚帝国,1974年门格斯图发动政变、结束帝制,后成立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共和国)。1950年,联合国大会投票决定厄立特里亚应该与埃塞俄比亚结成联邦。1962年联邦制度被取消,厄立特里亚作为一个州并入埃塞俄比亚,随即引发了厄特寻求独立的武装斗争。直至1991年5月,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联手推翻门格斯图政权。1993年4月厄立特里亚通过独立公投,与埃塞和平分家。同年5月,厄立特里亚国正式成立。1995年,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宣告成立。

但是,因为领土和经济纠纷,埃塞与厄特关系急剧恶化,曾经并肩作战的两国执政党从同盟军变成了敌人。1998~2000年,两国爆发战争,导致8万人死亡,50多万人流离失所。2000年,两国签署停战协议,但2002年联合国埃塞与厄特边界委员会裁决将巴德梅等争议区域划归厄特,遭埃塞拒绝并一直占领,和平协议变为一纸空文,此后两国冲突不断,成为困扰非洲之角的僵局。2012年,埃塞轰炸了厄特境内三个军营,埃塞指责这些军营是厄特为埃塞反对派提供的“反动堡垒”。2016年6月,埃塞与厄特爆发严重的边界冲突,一时间战云密布,埃塞军方人员甚至公开宣称,为保障国家安全,埃塞有能力发动“对厄立特里亚的全面战争”。除了军事对峙,两国形成了全面对抗,两国民众无法通话、通航,双方都支持对方国内的政治反对力量,埃塞还推动联合国通过了对厄特的严厉制裁。2015年底以来,埃塞国内爆发大规模民众抗议活动,埃塞政府多次公开指责厄特在背后煽风点火。

“震撼非洲的一个月”

埃塞与厄特对抗之深,令两国民众大多认为自己有生之年不会看到两国和解。因此,当今年4月埃塞新总理艾哈迈德在就职演说中提到要与厄立特里亚和解时,外界普遍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姿态”,不会有实际行动。此前埃塞两任总理都曾在特定场合讲过类似的话,但因埃塞拒绝在关键问题——接受并执行2002年联合国裁决上让步,两国敌对如故。

直到6月5日,艾哈迈德发表“震撼整个非洲”的声明,宣布将全面履行2000年签署的停战协议,接受2002年联合国裁决结果,将把埃塞占领的巴德梅等地区还给厄特。此后,两国间的坚冰开始迅速融化。6月底,厄特向埃塞派出高级访问代表团,磋商两国未来和平等重大议题。7月8日~9日,艾哈迈德历史性出访厄立特里亚。艾哈迈德与伊萨亚斯举行闭门对话后,对外宣布两国结束敌对状态,致力于实现关系正常化。艾哈迈德对媒体表示:“两国之间的航线将重新运营,海港路线将恢复,两国民众将可以互访,两国将互设使馆。我们将拆毁隔阂之墙,用爱架设桥梁。”伊萨亚斯则称,两国将“共同面对未来,团结一心合作”。7月9日,两国签署和平友好联合声明,承诺恢复外交关系,开启合作和伙伴关系新篇章。7月15日,伊萨亚斯回访埃塞,这也是20多年来他首次踏上埃塞土地。次日,厄特驻埃塞大使馆在亚的斯亚贝巴重新开馆。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艾哈迈德与伊萨亚斯的会面是“历史性的会晤”。英国《卫报》甚至称:“经过20多年的对峙,现在“非洲的柏林墙”倒塌了。

“一条宽恕和爱的道路”

埃塞与厄特关系转圜的关键一环是埃塞宣布接受2002年联合国裁决,而这是埃塞国内政局深刻变动和国际社会长期推动的结果。

第一,埃塞新总理扮演了重要角色。可以说,艾哈迈德的上台带有一定的偶然性,正是这种偶然为埃塞与厄特关系转好带来了历史性机遇。2015年底以来,埃塞长期积累的政经矛盾爆发,政局持续动荡,时任总理海尔马里亚姆黯然下台,艾哈迈德临危受命。埃塞与厄特的“世仇”夹杂着同为两国统治精英的提格雷族内部纷争,提格雷人在埃塞长期主导政局,这种情况下埃塞无法对厄特让步,而艾哈迈德出身奥罗莫族,且年轻敢为。今年4月埃塞重组内阁,奥罗莫族和阿姆哈拉族的政治地位迅速抬升,向来由提格雷族掌控的多个政府重要部门易人,从而为艾哈迈德推行自己的内政外交改革政策奠定政治基础。

第二,埃塞当前面临深刻的政经困局,需要在外交上做出调整乃至突破,集中精力发展经济。近年埃塞经济快速增长,超越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埃塞将政局稳定、经济振兴作为第一要务,希望与厄特“化干戈为玉帛”,为国内经济发展营造和平的周边环境。同时,埃塞90%以上货物出口经由吉布提,埃塞也希望通过与厄特和解实现出海口的多元化。

第三,国际社会为缓和两国关系付出了大量努力。美国曾居中调和,在华盛顿举行会谈,邀请双方派代表参加。厄特是欧洲的非洲难民主要来源地之一,欧洲在难民危机压力下也加大与厄特政府的接触力度,支持埃塞与厄特改善关系。此外,中国、沙特、阿联酋等国都为斡旋埃塞与厄特关系做出了贡献。

结束敌对状态后,埃塞与厄特都可以享受和平红利。对埃塞而言,可以重新借道厄特港口,实现多元化出海口的布局;厄特停止资助埃塞反对派后,埃塞的安全压力也会大大减轻,可以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对厄特而言,其在埃塞“打压”下长期遭受国际孤立,国内经济困难,政治抗议不断,与埃塞和好可以使厄特国家发展重归正轨,开发两国边境地带丰富的钾盐矿床,释放厄特巨大的旅游资源潜力(厄特首都阿斯马拉是知名的现代派建筑聚集地),还能重新获得埃塞借道出海口的经济收益。厄特也的确见到了“立竿见影”的好处——埃塞已经向联合国提出了解除对厄特制裁的正式请求,埃塞还承诺购买厄立特里亚国家航空公司20%的股份。埃塞与厄特关系转好不仅深刻改变两国未来发展走势,也将彻底改变非洲之角既有地缘格局,对吉布提、索马里都将产生直接影响。

但两国和平前景也面临一些阻碍,特别是遭到埃塞国内政治反对力量的不满和破坏。比如,6月初艾哈迈德宣布放弃巴德梅等争议地区后,临近该地区的提格雷州多地爆发抗议示威活动;6月23日,艾哈迈德参加的一场政治集会发生爆炸事件,造成两人死亡、100多人受伤。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是政治反对力量对艾哈迈德的一次警告。尽管如此,笔者相信这些阻碍因素无力阻挡埃塞与厄特化解世仇、重归和平友好的发展趋势。正如艾哈迈德在接待伊萨亚斯到访时所说:宽恕解放了两国对彼此的认知。当我们说两国已经和解时,意味着我们选择了一条宽恕和爱的道路。这条道路符合人类社会求和平、求发展的大势,定将无比宽广。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15期。)

(编辑:JSR)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
版权所有:世界知识出版社 京ICP备0902663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