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美国太空部队欲独立成军“恰逢其时”吗
2018/9/10 14:31:51 来源: 世知网

作者:丰松江 航天工程大学宇航科学与技术系讲师、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战略学博士后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高调提及美国将组建独立的太空部队。事实上,美国围绕是否建立一支独立的太空部队讨论了数十年。去年,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在《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起草了有关这支部队的条款,但由于军方高级官员意见不一而被撤销。自今年3月起,特朗普多次在不同场合明确表示,正在考虑是否组建独立的太空部队以专注应对太空战争的问题。6月18日,特朗普在国家航天委员会会议上命令国防部立即启动必要程序组建独立的太空部队,以保持对中俄等战略竞争对手的优势。

是现实所需还是现实所迫?

在当前国际体系深刻演变的背景下,大国之间围绕权力和利益再分配的斗争呈明显加剧态势。巩固和扩大在陆、海、空、天、网及相关新兴领域的军事优势,构成当前美国战略调整的重要指向,也是其新版《国家安全战略》以及《国防安全战略》的重要内容和支撑。太空作为美国维护其战略利益的支柱领域,地位不可替代。近年来,面对国际太空领域日益呈现的拥挤、竞争、对抗以及多极化、全球化战略新格局,伴随“重返亚太”“第三次抵消”和反“反介入/区域拒止”等战略实施,美国太空战略优势得到巩固甚至扩大。那么,特朗普为何还要极力推动太空部队独立成军呢?综合来看,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一是美国对太空体系的高度依赖性与太空体系自身的高度脆弱性,使特朗普政府认为当前其太空安全面临日益严峻的威胁,竞争对手太空实力增强(比如,2015年8月俄罗斯宣布将空军和空天防御兵合并,组建一个新的军种空天军)威胁了其太空利益,从而将太空视为与地面、海上、空中一样的新的作战领域。二是美国欲通过“这一手”实现一箭双雕的目的。这也许是比较现实的原因。一方面,正如特朗普所言,创立太空部队和推动美国航空航天局以及私营部门的太空探索行动,无论是从经济上还是军事上都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特朗普此举可能引发新的军备竞赛,进而妄想实现类似当年“星球大战”计划拖垮苏联的全球霸权竞争的战略目的。正如俄罗斯《独立报》援引独联体国家研究所副所长叶夫谢耶夫的评论报道称,美国组建太空部队与特朗普欲在世界居主导地位的愿望有关。

当然,特朗普也指出,目前太空部队发展与应用受限,也是其极力推动成立与空军“隔离+并列”的太空部队的重要原因。比如,美国太空力量长期在空军的督管框架内进行运作,造成太空部队建设获得的重视程度与其战略地位不相匹配,出现太空部队建设经费投入不升反降、决策体制不成体系、太空专业人才晋升渠道受限等问题。另外,美国太空力量除主要从属于空军太空指挥部外,少数归海军太空与海洋战争系统指挥部、陆军太空与导弹防御指挥部以及导弹防御局、国家侦察局、国家海洋与大气管理局等部门,造成部队资源不集中、重复投入、成本增加等问题,不利于整合和扩充太空资源,无法满足高效应对太空竞争和威胁的需求。

加快步伐说起容易做起难
美国组建独立太空部队的议题提出后,立即引发参众两院、国防部长、空军部长等相关各方的热列讨论。即使特朗普日前明确指示国防部启动组建程序,但各方并未就此议题达成一致。从多方响应情况看,美国太空部队独立成军的步伐可能会加快,但路途遥远、前途未卜。

据有关报道,今年3月美国防部应国会要求对太空部队进行评估,并定于8月提交中期报告,12月底前提交最终报告。白宫发言人在声明中也表示,总统希望国防部立即着手组建一支太空部队,国家航天委员会和其他政府机构将配合国防部,尽快落实总统指示。随后,美国防部官员称,确保美军在太空的主导地位和优势至关重要;未来参联会将与国防部长办公厅及其他国防部机构、国会密切合作,尽快实施总统指示。就连最初持反对意见的国防部长马蒂斯、空军部长威尔逊等也改变了态度。今年以来,马蒂斯对独立太空部队的态度开始变得中立,他在5月底表示需要重新审视独立太空部队问题,如果必须改变组织结构,他将持开放态度。威尔逊也表示,空军期待与国防部、国会以及其他国家安全机构共同推进独立太空部队计划。

不过,这一议题仍面临许多反对声音,是否能最终落地仍是未知。比如,与特朗普支持太空部队完全独立为美国第六支武装力量不同,众议院在今年5月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支持建立一支空军下属的太空部队,拥有独立的采办体系,在美战略司令部下建立一个专门负责太空的联合司令部,相关规划拟在2019年12月31日前提交国会国防委员会。在审议《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时,参议院官方未就独立太空部队表态。但参与太空议题的民主党参议员纳尔逊称,现在不是空军分裂的时候,组建太空部队将是一项大规模的机构重组,这将使美国在短期内打一场太空战争的能力变得更加复杂而不是增强。

确实如此,如果国会最终立法批准这一议题,组建独立的太空部队可能对美军组织结构调整和太空备战行动产生深远影响。但由于美国现有太空力量分散在多个部门,历史遗留问题较多,机构调整涉及范围广,需大量的具体规划,且受经费、硬件、国际法等制约,独立的太空部队快速组建完成的可能性较小。此时,可能会有更多的人重新审视俄罗斯为何合并空军和空天防御军而组建空天军。

太空可“被主宰”“被独立”吗

特朗普称:“在保卫美国方面,仅仅让美国保持在太空的存在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让美国主宰太空。”对此,美海军军事学院的国家安全事务教授约翰逊-弗里兹指出,特朗普关于“主宰”太空的想法引发质疑,因为从军事角度而言,“主宰”通常意味着在一段有限时间内完全控制一片有限区域,那么,如何“主宰”太空?如何控制一切无限之事物?

鉴于太空环境特性、太空资源运行与应用机理完全不同于陆地、海洋、空中三大传统领域,太空本身没有明确的疆域边界。与特朗普强调的太空攻防行动相比,太空信息服务行动才是无时无刻不在太空内外发生。且伴随网络技术发展和临近空间飞行器的出现,“空、天、网、临”将深度融合。此时,如何将太空与其他领域轻易“剥离”?比如,一方面,临近空间将连接太空与空中,使空天各层无缝衔接。将来,临近空间力量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是否也要组建独立的“临军”?另一方面,几乎所有太空作战行动都依赖网络空间,而网络空间的某些关键功能也只有通过太空行动才能提供。正是由于太空部队战士无法常身置太空,太空部队作战行动主要通过网络空间进行,比如通过网络空间可悄无声息地直接威胁太空。

另外,不分你我的太空作为全人类的共同财产,人类对太空的探索和利用涉及全人类的利益。未来的太空也不可能是导弹、卫星、电磁波的无限对抗,而应被各大国的太空设施共同利用。目前,太空轨道开始日益拥挤,太空碎片越来越多,太空环境亟须治理。如果再像海军竞赛和核军备竞赛那样争夺空间性因素,最终会一损俱损、互相毁灭。据此可判断,未来若出现“星球大战”,其核心趋势是对抗,而不是对攻。竞争双方强大的太空作战系统在太空中可能均处于引势待发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具有令对手无法防御的进攻能力便成为决定对抗态势的关键。哪怕总体上处于劣势,但只要具备一两项对方无法制约的非对称“一招鲜”进攻能力,弱者也足以保护自己。

此时,再看美国康奈尔大学军事和海军历史学家施特劳斯所说的“此事不是总统拍拍脑袋就能做成的,必须经由国会辩论和讨论”,就不足为奇了!因此,美国太空部队独立成军近期很难有实质性的进展,但未来趋势不可不防。这或许与特朗普的个性和意志以及美国所处的战略形势紧密相关,值得长期关注。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14期。)

(编辑:JSR)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