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墨西哥首位左翼总统:“墨版特朗普”?
2018/8/27 9:13:42 来源: 世知网

作者;曹廷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7月1日,墨西哥举行六年一度的大选。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高票当选新一届总统,成为墨西哥89年来首位当选的左翼政治家。奥夫拉多尔民族主义色彩浓厚,主张维护墨西哥国家利益,他上台后将如何带领墨西哥走出困境、以及美墨关系将向何处去均值得密切关注。

多重因素助力奥夫拉多尔胜选

本次大选是墨西哥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选举,选举产生总统、墨首都墨西哥城市长、9名州长及3000多名联邦和地方议员。墨西哥总统选举采取一轮投票制,获得简单多数的候选人即当选总统。各派政治力量均推出强有力候选人,分别是代表“所有人为了墨西哥”竞选联盟参选的执政党革命制度党候选人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代表“为了墨西哥向前”竞选联盟参选的国家行动党候选人里卡尔多·阿纳亚、以及代表“我们一起创造历史”竞选联盟参选的国家复兴运动党候选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此外还有多位独立候选人。选前,奥夫拉多尔民调支持率就一路领先。7月2日,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初步结果显示,奥夫拉多尔以53%的得票率位居第一,超过第二名阿纳亚约30个百分点。同时,其率领的国家复兴运动党在议会和地方选举中也大获全胜,不仅赢得墨西哥城市长和4个州长席位,还成为参众两院第一大党。结果公布后,其余候选人均承认落败,美国、委内瑞拉、古巴、玻利维亚等多国元首纷纷致电,祝贺奥夫拉多尔当选。如无意外,奥夫拉多尔将于12月1日正式就职。

多重因素助力奥夫拉多尔当选。首先,选民对传统政党已失去信心。墨西哥社会矛盾较为突出,贫富悬殊、腐败滋生、犯罪猖獗等痼疾由来已久,而革命制度党(中左翼)、国家行动党(中右翼)等传统老牌政党均未能很好地解决上述问题。2000年,连续执政71年的革命制度党因经济政策失当和腐败等问题下台。接替其上台的国家行动党也表现不佳,总统卡尔德龙发起的“反毒战争”引发贩毒集团疯狂报复,墨西哥治安形势每况愈下。2012年上台的革命制度党总统培尼亚·涅托也未能有所建树,不仅经济改革成效不彰,而且安全形势也未见好转,2017年发生29168起凶杀案件,创下20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贩毒集团势力强大,无孔不入,政府官员与贩毒集团勾结的情况不在少数。本次大选许多主张打击犯罪的候选人成为暴力袭击的目标。竞选期间至少有132名政界人士被杀害,其中48名是参选的候选人,覆盖了墨西哥32个州中的22个州。此外,涅托政府还频频爆出腐败丑闻,令民众愈发失望。在此情形下,民众迫切希望出现一个新兴政党带领墨西哥走出困境。

其次,奥夫拉多尔个人形象和竞选主张吸引选民。奥夫拉多尔现年64岁,是墨西哥知名左翼政治家。他出生于墨西哥南部的塔瓦斯科州,祖辈是西班牙移民。奥夫拉多尔聪明好学,凭借优异成绩进入墨西哥最好的国立自治大学,就读于政治学和公共管理系。1976年大学毕业后,他加入革命制度党,并回到家乡塔瓦斯科州,从事社区工作多年,深知底层民众疾苦。1984年调至墨西哥城从事政府部门工作,1988年退出革命制度党,加入左翼政党民主革命党的前身——全国民主阵线。1996〜1999年,他担任民主革命党主席,在其带领下,该党跃升为墨西哥三大政党之一。2000〜2005年,他担任墨西哥城市长,大力发展基础设施,积极改善治安,扶持弱势群体,深受民众欢迎。2006年,他首次参加总统选举,但以不到1个百分点的差距败给国家行动党候选人卡尔德龙。2012年,奥夫拉多尔再次参选,败给革命制度党候选人培尼亚·涅托。2014年,他带领一批民主革命党成员组建国家复兴运动党。经过多年的积累,奥夫拉多尔凭借亲民和清廉形象拥有了一批铁杆粉丝。此次竞选中,他誓言打击贪污腐败,提出将包括总统在内的高官工资减半,主张加强政府在经济中的调控作用,保护和发展本国产业,提高社会福利,加大免费教育覆盖面,改善治安形势。政策深受中下层民众支持。尽管西方媒体将其称为“墨版特朗普”,并且还拿他与查韦斯、卢拉等拉美左翼领导人相提并论,但实际上奥夫拉多尔的政策更加务实。此次竞选时,他有意淡化激进色彩,关注经济可持续发展,强调要尊重私有财产,不会搞国有化运动,因此得到了一些中产阶级的支持。

最后,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墨强硬政策帮助奥夫拉多尔“上位”。特朗普对墨西哥极不友好,上台前便称墨西哥移民为“骗子”“强奸犯”,上台后又在边境安全、移民和经贸等多项议题上对墨西哥咄咄逼人,还要求后者为修建边境隔离墙买单。这些言论和政策均极大刺痛了墨西哥人的神经。而奥夫拉多尔对美态度强硬,要求美国尊重墨西哥,强烈批判特朗普的“骨肉分离”移民政策,还出版著作《听好了,特朗普》,进一步表达自己的政见。在墨西哥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背景下,这些言论大大迎合了选民的胃口,进一步助推奥夫拉多尔的支持率。

新政府新方向

奥夫拉多尔的当选对墨西哥意味着新的发展方向。国家复兴运动党在选举中旗开得胜,在政坛独占鳌头,这为奥夫拉多尔推行改革措施提供了良好条件。上台后,他将致力于践行竞选承诺,注重内生发展,努力从根源上解决诸多痼疾,实现国家经济的包容性增长与社会和解。在胜选后的演讲中,奥夫拉多尔称新政府不是“为少数人服务”,而是代表了所有公民,其中部分政策会向贫穷阶层和弱势群体倾斜。具体看,新政府将大力反腐,铲除体制弊端,压缩经常性支出,将包括总统在内的高官工资减半,不再使用原来的总统府,改为在附近租房办公;加大政府的经济调控作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振兴民族产业;扩大社会福利,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老年群体和残疾人的补助金,增加年轻人就学和就业机会,以切实改善中下层民众生活水平。

在对外关系方面,新政府将加速外交多元化,一方面为了降低对美国的依赖,另一方面为了争取更多经贸合作空间,促进国民经济发展。除了积极发展与欧盟、中国、印度等域外力量的关系,新政府还将推进与拉美其他国家的关系。新政府治下的墨西哥不仅将与古巴、委内瑞拉等拉美左翼执政国家发展密切关系,而且将继续保持与哥伦比亚、智利等国的关系稳定运行,推动“太平洋联盟”等一体化机制建设。这将有助于提升墨西哥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同时,墨西哥是拉美地区大国,其左翼政党上台也为拉美地区的左翼力量注入强心剂,提振拉美地区左翼力量信心。

奥夫拉多尔民族主义色彩浓厚,对美言辞强硬,但墨西哥长期对美高度依赖,新政府仍需保持与美国的对话与合作。大选结果公布后,特朗普亲自致电祝贺其当选。奥夫拉多尔本人也表示希望保留《北美自贸协定》,并希望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未来两国政府在《北美自贸协定》重谈、非法移民、边境安全等议题上将持续展开对话与博弈。

奥夫拉多尔具有英雄情结和宏图大略,他希望给墨西哥带来历史性的转变,成为一位名垂青史的总统。但不可否认的是,其执政亦面临重重挑战。政治上,奥夫拉多尔强力打击贪污腐败必将触及许多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或引发反对党报复,政治内斗或将加剧。经济上,墨西哥长期对美依赖的特点一时间难以改变。当前,《北美自贸协定》重谈面临不确定性,墨西哥经济增长乏力。尽管政府正努力促进经贸关系多元化,但美国是墨西哥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的事实短期内无法改变。墨西哥在经贸问题上将持续面临特朗普政府的刁难。社会层面,墨西哥安全问题积重难返。墨西哥毒品犯罪的毒瘤并非一夜之间可以根除,这需要提高墨西哥警察队伍的工作能力以及根除司法系统的腐败问题。从长远看,更需要国内经济的长足发展、民众的充分就业和外部毒品需求的降低。此外,提高社会福利需要大笔财政开支。在当前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奥夫拉多尔如何处理好经济增长与社会公平之间的关系,也将面临较大的考验。外交上,美墨两位风格相近的总统如何相处,将深刻影响美墨未来关系的走向。墨西哥一方面需要保持与美国合作大方向,另一方面要在贸易、移民等问题上守住底线,维护国家利益,这是新政府面临的重大课题。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14期。)

(编辑:JSR)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