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以色列与伊朗必有一战?
2018/8/24 15:37:26 来源: 世知网

作者: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中东从不缺乏冲突与战争。2016年沙特与伊朗断交是头条新闻,2017年的热点则是沙特与卡塔尔断交。进入2018年后,以色列与伊朗的明争暗斗成为地区形势发展的一条主线。以色列对伊朗采取了相当大胆的行动。一是今年初以情报部门在伊朗进行秘密行动,从德黑兰的一处仓库窃取有关伊朗核研发的大量档案材料,并“瞒天过海”运回以色列。据称这批材料总重达半吨。二是5月10日以方称伊朗从叙利亚向以色列控制的戈兰高地发射了多枚火箭弹,并以此为由空袭了叙境内的几乎所有伊朗军事目标,据称总数达70余个。空袭强度甚至超过美国对叙政权、西方联盟对“伊斯兰国”的空袭,进而引发了外界对以与伊朗直接开战的猜测。

敌对的根本原因

今日以色列与伊朗间剑拔弩张的关系绝非生来如此。以色列建国后,与伊朗巴列维王朝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伊朗是土耳其之后第二个正式承认以色列的伊斯兰国家。20世纪五六十年代,阿拉伯民族主义风起云涌,以色列和伊朗作为非阿拉伯国家,在防御阿拉伯民族主义冲击方面有共同利益。尤其是以色列为打破阿拉伯世界对其孤立,着重拉拢伊朗。更重要的是,两国还同为美国在中东的关键盟友和政策支柱。但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新生的伊斯兰政权认为以色列是插在伊斯兰世界心脏的一颗毒瘤,是“大撒旦”美国在中东的代理人,在伊朗的公众场合上常常能听到“以色列去死”“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必亡”的诅咒。两国遂断绝一切外交往来。尽管如此,随着两伊战争的爆发,阿拉伯强国伊拉克的威胁凸显,以色列与伊朗有着共御伊拉克的客观需求。两伊战争期间,以色列向伊朗出售了大量武器装备。1980年代中期曝光的美国政坛丑闻“伊朗门”,其实质就是美国让以色列向伊朗运输武器,伊朗则帮助释放在黎巴嫩的美国人质。但随着两伊战争结束,日益弱化的伊拉克不再是伊朗的主要威胁,对以色列亦如是。不久之后苏联解体,一个“永不放弃南下波斯湾”的大国也弱化了。于是,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对美关系迥然不同的背景下,共敌的减少甚至消逝只能意味着两国关系不断恶化。

而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地区霸权之争,或者说对中东军事优势地位的争夺,则是两国敌对的根本原因。以色列经历过长期大流散后艰难建国,秉持着极其严苛的生存哲学和安全观念。在生存环境恶劣的中东,国土狭小的以色列必须足够强大并超越所有邻国和对手,才能维持国家和民族存续。在战争中,以色列只能赢不能输;在和平时期,以色列必须保持对中东其他国家的军事优势。由于与美国的密切安全合作,加之自身的国防和创新体系,以色列的常规军力在中东首屈一指。不过,以色列存在国土纵深不足、人口规模不大的先天缺陷,故不满足于常规军力强大,还追求拥有非常规军力即核武器。主流观点认为,以色列最早在1960年代即研制出核武器,目前拥有最多400枚核弹头。这在全球拥核国家中排第三。然而,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色列的优势遭到伊朗的挑战。伊朗度过了伊斯兰革命后初期的混乱后,逐步恢复元气;伊拉克萨达姆政权、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后,伊朗影响力更是迅速扩张。西方普遍认为,黎巴嫩、伊拉克、巴勒斯坦都有伊朗的代理人武装,而叙利亚内战又让伊朗打通了伊拉克到黎巴嫩的陆路通道,“什叶派新月带”俨然成型。对于日渐逼近家门口的伊朗势力,以色列敏感地觉察到自己的优势在缩减、伊朗的威胁在增大。更重要的是,伊朗不光挑战以色列的常规军力,还挑战其核优势。伊朗已经掌握20%丰度的铀浓缩能力,也有过研发核武的计划和准备工作。倘任其发展,伊朗拥核是迟早的事。而且,若沙特、土耳其、埃及、阿联酋等因伊朗拥核而跟进效法,那么以色列在中东的核优势将荡然无存。这对以色列来说简直是釜底抽薪。因此,以色列对伊朗核研发恨之入骨,必欲毁之而后快。

以色列的遏伊之策

虽然伊朗对以色列的威胁在增大,但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双方并不直接冲突。以色列固然狠狠教训过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但还不能或不至于直接对伊朗开战。因此,以色列投入巨大精力,动员国际社会、地区国家一起遏制伊朗。

首先是拉美国遏伊。美国与伊朗关系恶化后,尤其是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垮台后,遏制伊朗成为美国中东政策的重要目标。大量美军驻扎巴林、卡塔尔、阿联酋,一至两个航母战斗群常态巡航波斯湾,遏制伊朗扩张;同时不断施加对伊朗经济制裁,压制和破坏伊朗发展势头。在此情况下,以色列人无需冲在一线,只要不断游说美国遏制伊朗即可。而且以色列在这方面具有先天优势。美国的院外集团尤其是“美国以色列公共关系协会”(AIPAC)对美国会和政策界的影响巨大,其反伊朗立场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美国会与智库界的反伊朗氛围。以总理内塔尼亚胡每年都会亲临AIPAC年会,近几年的发言主题无一例外是遏制伊朗。

其次是联合阿拉伯国家遏伊。伊朗扩张也引起了阿拉伯世界的忧惧,沙特、阿联酋等逊尼派君主国对其尤为忌惮。因此,中东地区敌友组合出现了重大反转。冷战时期的主线是以色列与伊朗合作,共同抵御阿拉伯民族主义;上世纪90年代后,伊朗大打抵抗以色列的牌,与阿拉伯多国一道反以;最近十余年,伊朗威胁逐渐将以色列与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拉到了一起。有美国官员透露,沙以之间的秘密协商已至少进行了五年,而以反伊朗为主要内容的情报交流则持续得更久。随着沙特王储小萨勒曼掌权,其强烈的亲美反伊朗立场与以色列更加契合。沙以合作遏伊已成公开的秘密。近年来巴勒斯坦问题迅速边缘化,在相当程度上是以色列与阿拉伯大国携手反伊朗的牺牲品。

当然,以色列从来不会把生死存亡的主动权交给外人,哪怕是最亲密的盟友。因此,在游说国际社会反伊朗的同时,以色列也动用秘密行动、网络攻击、暗杀等手段打击伊朗,尤其是削弱其核研发能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初以色列从伊朗窃取大量核研发档案。这些档案曝光后,又成为伊朗不放弃核武的新证据,直接破坏了当时伊朗与欧洲挽救伊核协议的努力,对特朗普决定退出核协议也有不小的心理作用。再比如,以色列与美国曾开发出专门针对伊朗核工业体系的攻击性病毒“震网”,据传在2009年至2010年间直接毁坏了伊朗约10%的离心机,使得伊朗铀浓缩能力下降了30%。此外,2010年至2012年间,伊朗核科学家连续遭遇暗杀,共有四人死亡、一人受伤,外界普遍认为是以情治机构所为。

千年难遇特朗普

如果说过去以色列主要依靠美国、辅之以“暗战”等方式间接遏制伊朗的话,那么最近一段时期以色列的表现则更加直接和露骨。除了直接从伊朗腹地窃取核文档之外,以色列在叙利亚针对与伊朗有关目标的空袭频度、力度都在加大,甚至加以公开承认。叙利亚内战以来,以色列一直在搞空袭,迄今约有百余次。在2017年之前,空袭目标主要是黎巴嫩真主党和叙利亚政府军部分设施。但今年以来,空袭目标逐渐集中在伊朗在叙设施和人员。比如2月10日,以军方称遭到了自叙境内起飞的伊朗无人机入侵并将之击落,随后空袭了叙境内的伊朗军事目标,但以方一架F16战机遭叙防空炮火还击后坠毁。这可是以色列在2006年黎以冲突后首次有战机损失,严重程度可想而知。再如,4月9日,以色列战机空袭叙霍姆斯省的T4空军基地,造成数名伊朗武装人员丧生。此次空袭正逢叙化武疑云再起、美欧酝酿空袭叙政府军,以率先出手绝对是火上浇油。最终,以方军事行动在5月10日的大规模空袭中达到高潮。

以色列的大胆是有靠山的,那就是特朗普。尽管特朗普所言所行常常引发争议,但对以色列而言,特朗普却是一位千年难遇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几乎无条件的亲以立场。在巴以问题上,他冒天下之大不韪,承认耶路撒冷为以首都,并将美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美国先后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人权理事会,援引的主要理由是这两个组织过于亲巴勒斯坦而歧视以色列;特朗普不顾国际社会甚至其欧洲盟友反对,单边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严厉制裁,完美地契合了以色列遏制伊朗的需求。如此亲以的美国总统大概是空前绝后了,甚至大大超出了以色列人的期待。此前的奥巴马政府虽然增加了对以援助,但在巴以问题上持论相对平衡,在伊核问题上对以色列的鼓噪很是不爽,甚至要求以色列克制,不可破坏美伊核谈大局。如今面对这样一位亲以的美国总统,以色列必将充分利用,要在特朗普任内尽可能地塑造有利形势,搞定在别的总统任内难以搞定的事。

综上所述,以色列的确有可能假借特朗普之威势,对伊朗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目前看,最可能引发战争的是两大爆点。一个是叙利亚南部,以色列曾多次申明其在叙利亚的红线,即不允许伊朗在叙尤其是南部(即叙以边境地区)建立军事存在,并通过叙向真主党输送武器。这条红线还在不断收紧。6月17日,内塔尼亚胡在内阁会议上称,伊朗应该从叙全境撤出,以色列将打击伊朗及其代理人在叙军事存在,无论是在南部边境还是在叙利亚腹地。6月18日,叙伊边境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人民动员军”遭到空袭,据传乃以色列所为。可见,以色列在叙空袭行动似仍在升级。

以色列可能采取的另一个战争行动将是轰炸伊朗核设施。美国退出后的伊核协议已半死半活。随着美对伊朗制裁逐步恢复,伊朗留在核协议中的价值越来越少。6月初,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下达指示,要求将伊朗铀浓缩能力提升到核协议允许的19万分离功单位。随后,伊朗原子能机构宣布开始重启铀浓缩的“准备性工作”。照此发展,伊朗很可能最终选择退出核协议并重启超过3.75%的铀浓缩。这将首先刺激以色列的神经。如果美国不出手,以色列很可能单独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先发制人的外科手术式打击。实际上,以色列时常轰炸地区国家核设施。1981年6月,以战机空袭并一次性摧毁了伊拉克的奥西拉克核设施;2007年9月,以战机空袭了叙利亚代尔祖尔省的核反应堆并将之摧毁。今年3月,以情报部长还特地曝光以战机空袭叙利亚核设施的一些照片和视频,显然是在对伊朗发出警告。前几年在伊核问题紧张之时,以色列就曾嚷着要打击伊朗核设施,但那时有奥巴马政府摁着,最终只是虚张声势制造点国际压力。今日有一个亲以色列反伊朗、特立独行的特朗普坐镇,以色列的底气显然会更足。而伊朗一旦遭遇打击,如果像当年的伊拉克、叙利亚一样忍气吞声,那伊朗政权的威信、鲁哈尼的执政地位将遭受严重损害;如果对以色列采取强硬的还击和报复,那随后美俄亦可能卷入其中,进而成为一场中东大战的先声。从军事实力、兵员士气、国民性格来看,伊朗都比叙利亚、伊拉克强得多。如果以色列真的打击伊朗核设施,各种不确定性将是巨大的。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13期)

(编辑:JSR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