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知识出版社-独家深度-独家深度-委内瑞拉:何时走出迷局
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委内瑞拉:何时走出迷局
2018/5/16 17:01:15 来源: 世知网

作者: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拉美所综合理论研究室主任。

2018年是拉美地区的“选举年”,有6个国家将举行领导人选举,其中包括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和委内瑞拉。其中,委内瑞拉总统选举受到高度关注,该国本已尖锐的朝野矛盾可能会因为这次选举而再度激化。

总统选举遭到反对党的抵制

自1999年统一社会党在委内瑞拉执政以来,委一直存在尖锐的民意分化和朝野矛盾。执政党倡导的“21世纪社会主义”发展道路遭到反对党的强烈质疑。这一重大分歧使双方产生尖锐的政治矛盾,整个社会围绕其分裂为了两大对立的集团,委内瑞拉每一次选举都成为两大集团之间的对决。在这种背景下,2018年总统选举具有极大的敏感性。

此次总统选举从一开始就充满悬念。根据委内瑞拉宪法,马杜罗的总统任期将在2019年1月10日结束。按照惯例,总统选举通常在12月举行。但是,委内瑞拉全国选举委员会先是宣布将在2018年4月22日举行总统选举,后又将选举日期确定为5月20日。在外界看来,这是马杜罗政府先发制人的做法:一方面,反对党处于分裂涣散状态,显然无法为提早举行的总统选举做好充分准备;另一方面,执政党在2017年连续赢得三场重要选举(制宪大会选举、州长选举和市政选举),有望挟连胜之势赢得至关重要的总统选举。

最大的反对党组织——民主团结联盟——坚决抵制此次总统选举。在它看来,马杜罗政府利用其执政地位打压反对党,强行阻止反对党结成选举联盟参选,其行为已经侵犯民主体制的基本准则;全国选举委员会受到马杜罗政府的操纵,不具备独立性,设置了极其不利于反对党的选举日程;多名反对党领袖或是流亡国外,或是被禁止参加选举。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著名的反对党领袖恩里克·卡普里莱斯被当局指控涉嫌奥德布雷希特腐败案,因而在2017年被罢免米兰达州州长职务,并被禁止在此后15年内参加任何选举。

在各方看来,马杜罗仍是获胜概率最高的候选人。其他四名候选人的力量都很薄弱。来自进步发展党的恩里·法尔孔是马杜罗的主要竞争对手。他曾任拉腊州州长,具有一定的民意基础,得到另外两个反对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党和基督教社会党——的支持。但是,他的参选破坏了民主团结联盟抵制此次选举的内部约定,因而遭到其他反对党的强烈指责。因此,法尔孔的竞选在一开始就处于明显的劣势。

相较于上一次总统选举(2013年),此次总统选举因为多数反对党的抵制而缺乏合法性。即便马杜罗顺利赢得新的总统任期(20192025),也势必面对更加尖锐的朝野矛盾,而这种矛盾将为重大的对抗性冲突埋下伏笔。

 经济发展深陷困境

 目前,委内瑞拉深陷经济衰退之中。2014年以来,该国经济连续四年负增长。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9.5%,在拉美和加勒比33国之中垫底。外界预计,该国经济在2018年仍将是负增长。

原油生产能力的下降是导致该国经济形势恶化的直接原因。由于长期投入不足,委内瑞拉原油产量持续萎缩,在2018年2月降至158.6万桶/日,仅为1998年产量的一半左右。该国原油的平均出口价格从2014年初的95美元/桶暴跌至21美元/桶,然后缓慢回升至2018年1月的59.14美元/桶。这一价格回升不足以完全扭转委经济面对的被动形势。截至2017年12月底,该国外汇储备已经不足100亿美元。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商品供应短缺问题日益凸显。目前,绝大部分食品和日用商品都是按照政府限制价格销售,价格低廉,但供应不足。购买食品耗费普通民众的大部分收入,他们的生活日益困顿。

尽管经济形势恶化,马杜罗政府仍然坚持续扩张性财政政策,由此产生的流动性泛滥不断加剧通胀压力。联合国拉美经委会估计,该国2017年累计通胀率达到惊人的825%。委内瑞拉本币“玻利瓦尔”是拉美贬值最为剧烈的货币。为应对通胀和现钞供应短缺,马杜罗政府在今年3月宣布实行货币改革,发行“主权玻利瓦尔”,取代现在流通的“强势玻利瓦尔”。实际上,“强势玻利瓦尔”是查韦斯政府为应对通胀而在2008年推出的。然而,在仅仅流通10年之后,它就因为严重贬值失去了存在价值。

委内瑞拉政府、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和一些国有企业面对沉重的偿债压力。由于出口收入不足,它们按期偿债的能力不断下降。2017年11月,委内瑞拉石油公司未能按期偿还2亿美元到期债券,标准普尔因此认定委内瑞拉“选择性”违约。2018年2月,马杜罗政府开始销售以石油储备作为支持的加密货币“石油币”,委内瑞拉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正式使用加密货币的国家。此举意在绕开美国的金融制裁,获得融资发债的新途径,从而缓解委内瑞拉的流动性紧张问题,但无法从根本上改善该国的经济形势。

在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执政的近20年间,委内瑞拉经济愈来愈受到扭曲。国民经济对石油业的依赖程度不断加剧,经济多元化进程不进反退;另一方面,原油产量和出口量双双下降,石油出口收入随之徘徊不前。国内制造业丧失活力,经济愈加依赖进口;与此同时,外汇短缺导致进口不足,食品、药品和日用消费品陷入短缺。在这种情况下,委内瑞拉面对的最根本任务是构建一种真正生产型的经济,而这一任务的完成有赖于国内各派政治力量的合作和共同努力。

外部压力持续加剧

恶劣的经济形势和持续的政治不稳定将使马杜罗政府越来越多地暴露于外部压力之下。2015年以来,随着拉美地区政治钟摆“向右”摆动,马杜罗政府在拉美地区的盟友明显减少。一些拉美国家指责它破坏民主体制和侵犯人权,主张对其进行制裁,拉美三大国——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都是这一主张的支持者;左派执政国家,例如玻利维亚、萨尔瓦多和尼加拉瓜则站在马杜罗政府一方,反对任何外部干涉;一批小国(主要是加勒比国家)处于中立状态。目前,南共市已经在2017年暂停委内瑞拉的成员国资格。欧盟呼应反委国家的行动,先是在2017年禁止对委内瑞拉军售,又在2018年1月对七名委内瑞拉高官进行制裁。

部分南北美洲国家组成的“利马集团”向委内瑞拉施压。2017年,12个国家共同发布《利马宣言》,对马杜罗政府进行谴责。它们多次举行外长会议,对马杜罗政府施加压力。2018年2月,利马集团在秘鲁举行外长会议,公开批评称委内瑞拉不可能举行一场公平、自由、透明的总统选举。

美洲国家组织成为支持委内瑞拉力量和反对委内瑞拉力量之间较量的主战场。在2017年6月举行的第47届美洲国家组织大会就一项批评马杜罗政府的决议案进行表决。表决结果为:20票赞同、5票反对和8票弃权。由于支持票数未能达到三分之二多数,这项议案未获通过。未来,反委力量必将继续在该组织内发起针对委内瑞拉的谴责投票。一旦该组织通过此类决议,马杜罗政府的合法性势必受到来自外部的严重冲击。

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也在不断加强对委内瑞拉的压力。2017年,特朗普政府先后七次推出针对委内瑞拉的制裁措施,制裁对象包括马杜罗总统以及30多名委内瑞拉政府高官,一些委内瑞拉公民被禁止或限制入境,美国金融机构被禁止参与委内瑞拉发行新债券的交易和股权交易。2018年3月,特朗普政府再度实施对委制裁,禁止美国公民个人和实体与委内瑞拉政府或其代理人进行任何与“石油币”有关的交易。美国副总统彭斯和时任国务卿蒂勒森在访问拉美期间,多次公开发出煽动干涉委内瑞拉政局的言论。

委内瑞拉因为国内经济社会形势的动荡而出现大规模的人口外流,业已引发地区范围的关注。联合国难民署估计,截至2018年年初,150多万委内瑞拉人已经离开本国,每天进入委邻国的委内瑞拉人达到5000名。哥伦比亚政府估计,该国现有约60万委内瑞拉人,较2017年年中的30万人有显著增加。在此背景下,哥伦比亚、巴西等国可能把委内瑞拉人大规模外流引发的问题提请联合国或美洲国家组织讨论,而这势必将为外部力量向马杜罗政府施压提供绝佳的借口。

由以上三方面也可以看出,即便能够继续执政,马杜罗政府也将因为不利的经济形势和外部环境变化而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8期)

(编辑:JSR)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