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独家深度
对美国金融,特朗普有着怎样的“手术方案”?
2018/3/21 9:54:51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周立明 重庆亿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桂宝刚  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在税收改革、贸易保护、基础设施建设及金融监管等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金融“去监管”是特朗普政府重要的政策主张,也显示出美国未来金融改革的趋势与方向。

特朗普政府金融改革的背景

当前,美国已经走出因2007年次贷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经济复苏基础渐趋稳固并延续温和复苏态势,新增就业人口虽然放缓但失业率降至16年来最低,通胀率正在朝着2%目标迈进,美元进入强势周期。但美国经济中的问题仍十分严重,尤其是产业空心化日益严重,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严重失衡,中产阶级衰落,贫富差距加剧,难以给美国经济增长带来持久的支撑。尤其是在次贷危机后强化了的金融监管下,金融业尤其是银行机构的经营活力被限制,给实体经济“输血”不足,制约了美国实体经济复兴。

美国是全球金融业服务最为发达、产值最高的国家,但次贷危机的影响使美国政府高度重视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预防。奥巴马执政期间,美国政府出台了《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简称《多德—弗兰克法案》),这是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对美国影响最深远的金融监管法案,主要是为金融行业“去杠杆”。法案明确要求大银行每年要进行压力测试,银行要有足够的资本充足率,限制大金融机构的投机性交易,尤其是为了防范金融风险的发生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非常严格。《多德—弗兰克法案》效果明显,但其弊端也同样明显,给银行带来了沉重的合规成本,部分中小银行为降低成本纷纷减少金融服务,这也直接增加了企业和个人获取金融服务的难度和成本。严格的监管束缚了美国金融业的活力,无论是对金融市场本身还是对美国经济的发展无疑都是重要的障碍。复兴美国经济必须要重新激活金融市场,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让金融业更好地为美国经济发展服务。在此背景下,特朗普金融改革措施的出台无疑有着鲜明的目的性和目标性,即要通过适当放松金融监管来释放金融活力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特朗普政府金融改革的思路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着力于金融“去监管”改革,美国金融改革何去何从,吸引着全球目光。

自竞选美国总统伊始,特朗普团队就明确了其金融改革的思路,即重新审视已有的金融监管政策,最大限度减少和降低《多德—弗兰克法案》等监管法案对美国金融业的不利影响,通过适当放松监管来释放金融业的盈利空间,提高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输送功能,进而促进美国实体经济的复兴。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这使得美国政府不得不加大对金融机构的监管,金融机构的功能发挥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抑。改革《多德—弗兰克法案》,是特朗普政府金融改革初期的主要内容。2017年2月3日,即特朗普上台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就签署了行政命令,要求财政部重新审查《多德—弗兰克法案》,提出了包括提高金融监管效率、在国际金融监管中维护美国利益等七个核心原则;2月14日,特朗普废除了《多德—弗兰克法案》中涉及能源的部分条款——《卡丹—卢格修正案》;6月8日,国会众议院通过了《金融选择法案》,明确金融服务业的监管原则,在“让金融机构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放松监管,减少对系统性风险的控制,释放借贷市场的活力,解放金融机构的贷款欲望和能力,以放松金融业监管为突破口为美国企业壮大创造制度环境;等等。

特朗普的金融改革目标明确,即通过适当放松监管增加大银行的国际竞争力,同时让更多的中小金融机构从《多德—弗兰克法案》的限制中解放出来,提高美国金融机构获取利润的能力,通过金融供给侧改革来提升其服务实体经济质效。

特朗普政府金融改革的方向

金融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诸多方面的利益,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对美国金融市场的打击很大,随后出台的《多德—弗兰克法案》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是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奥巴马金融政策的问题愈加明显。特朗普政府在金融改革方面的思路明确,未来美国金融改革的方向依旧是“去监管”,其政策将不断细化。

未来,特朗普政府的金融监管改革将成为新常态。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美国并不会在政府及金融机构进行重大的结构性改革,但在金融“去监管”政策方面将不断细化,“去监管”的范围将不断拓展,将从初期的银行等金融机构拓展到金融衍生品、证券化产品等。2017年6月和10月,美国财政部先后发布评估报告《创造经济机遇的金融体系:银行和信用社》《创造经济机遇的金融体系:资本市场》,明确了美国金融改革的方向。未来,美国政府金融改革的重点至少包括如下方面:

一是减少监管重叠,重点是为金融衍生品的监管“松绑”。为了避免因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的再次发生,奥巴马政府推出《多德—弗兰克法案》,对金融衍生品做了严格限制,主要是在第七编“华尔街透明度与问责法”和第八编“支付、清算和结算监管法”中,如针对不同主体进行分类监管,要求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传统的期货、期权以外的衍生品建立持仓限额,严格控制金融衍生产品的创新深度和规模。目前,特朗普政府已要求CFT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政策进行完整的经济分析,未来可能继续削减CFTC、SEC等监管者在银行、衍生品交易所等方面的监管范围,降低互换衍生品的保证金要求,降低交易成本。

二是进一步放松对中小型银行(包括社区银行)的监管。《多德—弗兰克法案》实施七年以来,美国银行业的集中度甚至比金融危机之前还要高,大型银行机构的资产和占比一路上升,小银行消失的速度也是金融危机期间的两倍,从这一角度看美国金融风险集中度非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明显上升,这些都凸显出严格监管的弊端。特朗普政府已经认识到了法案带来的这一问题,为了给小型银行松绑,可能会终结压力测试、减少繁重的计划、减弱监管力度等,推动银行重回以高度市场化为导向的系统;同时,放松对证券化的限制,调整证券类产品的风险权重,将该类产品的风险加权认定放松至国际标准,增加金融机构资产流动性;同时将标准化的证券化债券纳入高质量流动性资产。

三是通过为监管机构松绑,进一步发挥行业协会在金融“去监管”中的作用。《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扩大监管机构的权力,以破解化解金融机构“大而不能倒”的困境。监管机构具有巨大的自主裁量权,可以使用各种机制通过主要的金融机构来贯彻政策,例如可以自主指定哪些金融机构是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导致这些金融机构会比其他金融机构更具有竞争优势,影响了金融业竞争秩序。特朗普政府未来可能采取的改革措施是: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对CFTC和SEC豁免权的限制,给予这两个监管机构自由的豁免权授权,进一步完善和发挥行业自律组织的作用,充分激发两机构在美国金融改革中的活力,为美国各项金融改革措施的实施提供更加充分的保障。

特朗普政府金融改革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深远,对世界经济的发展也有很大的影响。特朗普政府先启动了税收改革,金融改革措施紧随其后,金融改革的方向已明朗,未来进一步的配套政策将陆续出台,但政策的效果还需要市场的检验。

(本文首发于《世界知识》杂志2018年第2期。)

(责编:JSR)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
版权所有:世界知识出版社 京ICP备0902663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1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