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外交 > 世知观点
慕尼黑安全会议,欧洲焦虑的源头其实在美国
2018/3/7 9:02:57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史之

2月16日至18日,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举行。

会前发布的2018年度《慕尼黑安全报告》以“走向边缘——然后退回来?”为主题,着重对国际核裁军条约面临的压力以及东、中欧安全局势表达了担忧。

也许是受年度《慕尼黑安全报告》基调的影响,也许是客观现实如此,第54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没有对欧洲中心主义的思维方式形成超越,有关讨论相较于上一年“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的全球化的大开大合格局有了不少倒退,最多着墨于四个方面:

第一,欧洲安全局势在美俄关系持续恶化的夹缝当中处境更加尴尬。与会的欧洲防务界代表十分不看好乌克兰冲突的处理前景,并将其归因于俄罗斯与西方紧张关系的进一步升级。2018年适逢俄罗斯选举年,普京如无大的意外将开启又一个长任期,而美俄围绕俄罗斯大选的报复性介入与反报复又将是注定的,彼此关系的螺旋向下局面又已被美国国内政治丑闻和对俄罗斯制裁法案锁定,欧洲防务界对紧临俄罗斯锋线的中东欧安全局势忧心忡忡。

欧洲防务界十分担心,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杀伤性武器和进一步追加对俄制裁的决定会强化目前的僵局。与此同时,在欧盟的“东方伙伴关系”政策(注:由波兰、瑞典两国在2008年欧盟峰会上提出、次年得到批准的旨在发展欧盟与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乌克兰、摩尔多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等六个前苏联国家一体化的倡议)失去动力、北约已不可能在近期接纳更多成员之际,东欧国家仍将在以欧盟和北约为一边、俄罗斯为另一边的“相互竞争的安全环境”中越陷越深,进而波及西欧的稳定。

第二,受世界经济集体性复苏、冷战思维重燃和美国增加军费开支影响,作为对与俄罗斯紧邻关键地区持续动荡的必然反应,欧洲特别是东欧地区防务开支增长过快有可能会整体拖累欧洲的经济复苏步伐和安全稳定局面。

此前,2017年底发布的英国简氏防务预算报告预计, 2018年全球国防总开支将达1.67万亿美元,总体将增长3.3%,全球防务总开支将达到冷战后的最高水平。2018年美国军费开支将比前一年增长4.7%,美国国防部的预算占世界总体的40%。东欧将成为军费开支增长最快的地区,七个东欧国家正在争取让国防支出达到GDP的2%,预计巴尔干地区国家在2018的军费支出将比2014年翻一番,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军费支出可达GDP的2%。

根据北约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欧洲仅有英国、希腊、罗马尼亚和波罗的海三国达到了北约定下的国防预算占GDP至少2%的要求,法国、德国等欧洲大国均未达标。2018年的《慕尼黑安全报告》估计,如果欧洲各国均提高军费支出,普遍实现2%的目标,到2024年欧盟各国军费支出将提高大约50%,达到3860亿欧元。

欧盟在2017年12月批准了25个成员国签署的“永久结构性合作”(PESCO),并提出在该机制下初步开展17个防务合作项目,朝独立加强欧安防务政策迈出了重要一步。尽管如此,欧洲各国要想保持有效的军力,仍需加强相互之间的联网,仅开展这项工程就将耗费所增加的大部分军费。此外,还需要重新整合目前分散于各国的军工企业。极力施压欧盟国家提高军费GDP占比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对欧盟的努力也不看好,担心PESCO会分散欧盟国家对北约的投入。

第三,尽管“伊斯兰国”已近乎被打垮,但由于恐怖分子的流散和极端思潮继续在互联网上的传播,今后5至10年内欧洲国家仍将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升高的局面,那些与“伊斯兰国”有染的被判刑极端分子、从战场返回的武装分子和其他被遣送回欧洲的人是威胁的主要来源,可能重新聚集成行动团体,直接策划或参与针对欧洲的恐袭事件。

第四,国际核不扩散机制面临解体危险。这一方面是因为朝核问题的突出,以及伊朗核协议的不稳定性,另一方面是因为美国重新评估核态势后对自身核政策的修改,有可能重燃美俄核军备竞赛。由欧洲人主导的国际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筹备委员会(CTBTO)在会上发出了加速有关条约筹备工作的呼吁,然而这在当下仍显得过于理想主义。

欧洲防务界并不认为朝鲜和韩国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而采取的改善关系步骤对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稳定性有太大直接意义,因为有关缓和势头根本就是绕开核问题的。与会者普遍赞同关键矛盾仍在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判断,同时也有很多欧洲人认为中国仍未对朝穷尽压力,仍有继续对朝施压的空间。美国的参会者对朝韩和解势头未显示出任何兴趣,而是继续抱残守缺地坚持对朝“极限施压”思维。俄罗斯和韩国的与会者则发出了国际社会应在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框架之外向朝鲜提供必要人道主义援助的倡议。

看来,在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展现的南北热络不仅未给本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带来明显的乐观情绪,反而促使参会者以更忧虑的心态思考冬奥之后应对朝核问题的动力何在的问题。

综合上述四方面的主要关切,慕安会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以极不乐观的语调提醒与会者:世界各国交往日益密切,但也存在更多的矛盾和冲突。自苏联解体以来,世界大国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高。美俄彼此间不信任的程度不能更糟,双方开战的风险达到冷战结束以来最高点。各方在叙利亚和朝鲜问题上出现误判的可能性也大为增加。

一个欧洲与会者们也许并不情愿直面的现实是,他们在慕尼黑感受到的焦虑情绪相当程度上源自美国。最根本的三个原因是:

第一,美国自以为打垮了“伊斯兰国”恐怖势力,决意不再继续为中国和俄罗斯提供“战略机遇期”,重拾冷战思维,制定出以与中俄进行战略竞争为轴心的新防务政策和核政策,无异于加剧了地缘政治紧张。

第二,特朗普政府悍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拒绝为伊朗核协议明确背书,在全球多点也决定不再扮演“世界警察”角色,并且要求欧洲更多地承担自主防务责任,无形中增加了南临中东、东接俄罗斯的欧洲的安全压力。

第三,美国无法跳出以零和思维处理地区热点问题的思路,比如在朝核问题上执意以压促变,至今不愿正视朝鲜合理的安全关切,不对与朝直接对话谈判松口,这恐怕是有关问题一时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国际核不扩散机制面临崩溃风险的根源之一。

今年的慕安会仍是从欧洲中心主义的视角出发,并不能为遍及四方的安全问题提供“世界方案”。会上,欧洲大国特别是德国仍然试图从欧洲的联合自强中寻找答案:确保地区局势的和平与稳定,不能仅靠军事手段,而应通过在动乱地区建立稳定的政治、经济秩序,强化国际组织的作用,以打破动乱地区的恶性循环。然而,这种苍白无力的说辞连欧洲人自己都讲得没有底气,已经失去领导全球安全机制建设能力的欧洲根本不可能进一步指出具体可行的操作路径。并且,欧洲的这一思考方向与美国强化单边主义的强军备战思维和战略竞争意识相矛盾,对特朗普政府来说显得那么缺乏感召力和吸引力。

2018/3/1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