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外交 > 世知观点
中美贸易摩擦进入高风险期对中国既是压力又是机遇
2018/3/2 10:19:55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史之

特朗普出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贸易政策的重心发生了从主张自由贸易到寻求所谓公平贸易的变化。

特朗普强调的“公平贸易”,是以美国国家利益最大化为核心价值取向的,并非着眼维护全球共同利益,与其他发达国家提倡的公平贸易有本质区别。这是我们讨论当下中美贸易分歧的一个基本判断,也是我们必须擦亮眼睛的地方。

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美国优先”原则更多聚焦中国,将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作为推进公平贸易的首要任务,并已采取多项措施,导致中美贸易战呈现局部多点爆发之势。

2017年4月,特朗普指示美国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进行调查。美国商务部已于2018年1月11日和19日分别将上述两份报告提交白宫,特朗普将在4月11日和19日之前根据报告分别做出决定。

2017年8月,特朗普政府开始就知识产权议题对华开展301条款调查。

2017年11月上旬美国商务部发布新版《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报告》,系统分析中国经济体制政策特征,论证中国“国家的经济作用及其与市场和私营部门关系存在根本性扭曲”,认为国家过度干预赋予中国经济不公正竞争力,导致中美贸易不平衡等问题,呼吁施加压力督促中国解决。

进入2018年,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1月12日,美国贸易代表(USTR)办公室发布《2017年恶名市场非定期回顾报告》,将全球25个在线市场和18个实体市场列入“恶名市场名单”,其中就包括了淘宝网和北京秀水市场等9个中国市场。

1月19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报告称,中国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放弃了有利于市场化改革的努力,不仅加强了对市场活动的控制,还为外资竞争设置障碍。该报告判定,世贸组织没有充分的机制来“纠正”中国的做法,中国离市场经济国家越来越远,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个错误。

1月22日,特朗普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评估,对进口洗衣机和太阳能电池或电池板加征保护性关税。

1月30日,特朗普在年度国情咨文演讲中强调,美国已经结束了数十年以来的“不公平贸易协议”——这些协议牺牲了美国的繁荣,带走了美国的公司、工作和财富。特朗普宣称,“经济投降”的时代已经结束,从现在开始,美国将努力解决“坏的贸易协议”,并谈判新的协议。美国寻求的贸易关系将是公平和互惠的。

2月14日,美国商务部公布初裁结果,对进口中国的铸铁污水管道配件征收109.95%的反倾销关税,认定中国对美出售的这类商品价格较公允价值低68.37%到109.95%。发布上述初步裁定后,美国商务部将指示美国海关与边境管理局,基于初步反倾销税率向进口中国铸铁污水管配件的进口商征收现金保证金。美国商务部定于6月28日左右公布上述铸铁污水管配件反倾销调查的终裁。

2月16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的国家安全调查(“232调查”)报告,认为进口钢铁和铝产品严重损害了美国内产业,威胁到美国家安全,据此建议总统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实施关税、配额等限制措施。

2月22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对进口自中国、斯里兰卡、泰国的橡皮筋产品发起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至此,自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美国商务部已发起102起“双反”调查,数量增加96%。

针对中国的保护主义情绪也波及中国对美投资项目。2018年开年,蚂蚁金服并购美国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失败,华为与AT&T分销协议等投资合作项目被叫停,预示着美国或将在中资企业在美投资方面进一步设限。另据《美国贸易内情》报道,美国正在考虑针对中国设立“对等投资制度”。

特朗普政府实施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措施不会在美国产生积极效果,因为这样做首先会提高进口商品的价格,从而降低美国民众的生活水平,其次并不能直接创造就业,相反可能会减少就业机会。

中美在全球生产体系中的分工位置并不激烈冲突,且各自贸易统计方式有异。近年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强劲的经济复苏势头,也即进口需求的显著回升。美国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其贸易政策的变化可以将进出口从一个经济体转向另一个经济体,但不大可能从整体上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

中国海关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额较上年增长12%,达4297亿美元;自美进口额增长15%,达1539亿美元;中美贸易额为5836亿美元,同比增长15.2%,占中国进出口总值的14.2%。尽管中国在2017年为削减中美贸易逆差做了大量努力,包括“百日谈判计划”和2530亿美元的经贸大单,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仍增长13%,达到2758亿美元。

美国商务部2月6日公布的最新统计显示,2017年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较前一年飙升12.1%,达5660亿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其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9%,也高于2016年的2.7%。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旨在缩小贸易逆差的“美国优先”政策彻底失效。美方统计显示,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增加了8.1%,至3752亿美元。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研究显示,中国市场支持了美国260万个工作机会,至少4000亿美元的市场。

美国加强对华贸易、投资设限是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政策大方向下的基本方向,表明其对华经贸政策由鹰派主导的布局已经基本完成,负面迹象将在2018年更多表现出来。特朗普政府这样做一方面是出于更深刺激美国经济复苏的短视需要,一方面是主打“民粹牌”以转嫁中期选举年不利的国内政治现实的考虑。特朗普政府将中美贸易问题与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表现挂钩也加剧了两国贸易摩擦的风险。

2018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共和党选情并不看好,极有可能失去国会参议院的控制权,特朗普政府事实上已经提前进入“半跛脚”状态,在经贸、朝核等涉外事务中逞强以稳固、召唤支持者基本盘的需求进一步上升,越是临近11月美国中期选举风险越高。

但中美经济利益的深厚交融度决定了全面的贸易战仍可避免。中国手中也握有反制美国对华贸易保护主义倾向的多张有效牌,中国央行也可能利用其资产负债表作为对美杠杆。贸易战一旦全面爆发,没有赢家,只会导致中美双输,世界经济复苏受累,造成投资冻结、成本上升等问题。

中国显示出反击特朗普政府贸易压力的意志,已就美国对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实施的新关税向世贸组织提出申诉。2月4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决定即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进口高粱进行反倾销、反补贴立案调查。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扩大的局面仍有管理余地,但协调两国经贸关系的紧迫性空前高涨。

在经济领域,人们日益意识到,过去那种中国依靠美国市场大兴出口创汇、美国依靠中国储备打白条消费的模式难以为继,彼此合作红利正加速消耗,双方实有必要坐下来以更认真的态度探讨如何进一步调整各自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位置以开创新的合作红利的问题。

相关媒体已经广泛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将于2月底至3月初访问美国。相信此访将在2017年7月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基础上提升两国经贸政策的协调水平。

中美经贸摩擦扩大的趋势对中国既是压力也是动力。面对美国的“公平贸易”压力,中国应主动做出调整以缓解风险。有关措施可包括,结合国内扩大消费结构调整适当降低某些进口产品的关税,加快2017年11月“百日谈判计划”成果和总额2353亿美元经贸大单的落地工作。同时完备反制清单,利用WTO多边规则积极申诉,联合其它对美贸易顺差国及赞同维护全球化大局的国家,组成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统一战线”。

当下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很快,就业年龄人口却在下降,产业创新迫在眉睫,而产业创新又是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中国应把中美经贸摩擦造成的压力转化为深化自身改革的动力,加紧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积极增加出口附加价值。

正如李克强总理1月31日同来华正式访问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举行中英总理年度会晤时所说的,当前世界经济出现复苏向好的积极势头,我们应该倍加珍惜,共同高举自由贸易大旗,推进经济全球化;没有自由贸易作为前提,公平贸易便无从谈起。

中国经济正在迈入高质量发展阶段,与世界各经济体更多分享中国发展的机遇是明智之选。中国有必要借势推进国内改革进程,坚持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这不仅是为了拓展中国产品和装备的全球销售市场,也可以起到制衡美国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倾向的作用。

2018/2/27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