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图书推荐
《首脑之间》|解密中美建交中的巴基斯坦秘密渠道
2018/11/21 20:20:26 来源: 世知网

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访华,开启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历史进程,而巴基斯坦秘密渠道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本书作者结合大量绝密外交档案,并通过对有关直接当事人的采访著成此书,揭示了当年中美建交过程中诸多不为人知的曲折故事,再现了那段令世界瞩目的历史进程。以下为书中《代号:波罗行动》一章的部分内容,与诸君分享:

1971年7月9日,星期五的清晨,基辛格在查克拉拉空军基地登上了巴航的飞机,迎接他的是周恩来派来接他的外交使节。他们中职务最高的是中国外交部欧美司司长章文晋,随同人员还有礼宾司的唐龙彬、王海容(她是外交部职位稍低的工作人员,也是毛泽东的侄女)和唐闻生。唐是小组里的第二位女士,基辛格更熟悉她的西方名字——南希·唐。她出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因而拥有基辛格所不具备的美国本土出生的公民身份。理论上讲她有权代表美国总统。由于这两位女士与毛泽东非常接近,所以她们的出现具有特殊意义。他们一行人都是两天前飞过来的,在中国驻伊斯兰堡的大使馆等候这一时刻。

基辛格在回忆录中的记述令人震惊——在登机之前,他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中国共产党人。 其实见没见过也没有关系,永不知疲倦的温斯顿·洛德和他的团队为基辛格准备了极其详尽的资料。基辛格把这份厚厚的资料给尼克松总统看,尼克松仔细阅读了资料的概要,并在首页写下自己的批示。 他们想到了一个代号:波罗行动,这个名字源于700年前,即1271—1275年到中国元朝旅游的威尼斯旅行者、作家马可·波罗。

苏尔坦·穆罕默德·汗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的情形。“凌晨4:00,基辛格博士和我离开他下榻的房间,带着警卫和助理驾驶两辆车驶往查克拉拉空军基地,保安已被通知等候我们的车,查看了我的证件后,挥手放行。欧马将军和章文晋特使及其他接机人员在飞机上等候已久了。基辛格博士和其他人立刻登上飞机,飞机按计划于4:30准时起飞。”

机长是穆罕默德·铁穆尔·贝格,一位资深的飞行员,也是1964年首位自卡拉奇飞至上海航线的飞行员。他得到命令,飞行目的地是北京,而乘机人员是一位不能透露姓名的超级重要人物。飞机起飞后,乘务长告诉他,这位重要人物是基辛格。到达北京时,地面控制中心通知他降落地点并非是北京机场,而是附近的一个军用机场。虽然贝格对这个机场跑道并不熟悉,但还是平稳顺利地完成了降落。

与此同时,约瑟夫·法兰大使和基辛格的助手大卫·海伯把洛德和基辛格的替身开车送往纳蒂亚加利,苏尔坦·穆罕默德·汗在那里迎接他们。基辛格博士的替身进入房间后便闭门不出。当晚,苏尔坦接到紧急报告:“我接到报告,说被禁闭在楼上的基辛格身体不适,要立刻见我。他说肚子疼得厉害,询问之后,我立刻想到,肯定是因为中午吃饭他吃了太多的芒果。”接到报告后的苏尔坦立刻派人寻找医生——这位医生必须从未见过基辛格,在检查时无法分辨出基辛格本人和替身。早上的时候医生找到了,替身的身体也无碍了。

根据官方提供的信息,报纸上报道了关于基辛格身体不适的消息。《曙光日报》7月10日的报道是这样写的:“基辛格博士继续留在纳蒂亚加利,取消了与叶海亚·汗总统的一轮会谈、对总司令部的访问以及总统为他安排的晚宴。阿布杜·哈米德·汗将军(巴最高军事法官、陆军参谋长)拜访了基辛格,并与他在纳蒂亚加利共进午餐。一份官方文件说基辛格今晚‘略有不适’。”报道说留在伊斯兰堡外的豪尔·桑德斯正在与巴方官员进行会谈,探讨巴基斯坦的经济计划和食品供应状况。与会的还有总统经济顾问艾哈默德和传统食品与农业及克什米尔事务总统顾问M. H.索飞先生。

第二天,“基辛格”身体仍感不适,但仍接见了国防部秘书吉亚斯乌德丁·阿麦德先生。 有传言说基辛格到纳蒂亚加利的真实目的是与穆吉布·拉赫曼的助理卡迈勒·侯赛因见面。 这一传言更混淆了人们的视听,掩盖了事情的真相。

在北京,基辛格度过的7月9—11日无疑是他有生以来最为兴奋的一个周末。他见到了仰慕已久、博学儒雅的周恩来,两人很快从陌生到熟悉。六年后的1977年1月,基辛格有机会向中国首任驻联合国代表黄华和塞拉·万斯(继基辛格之后的美国国务卿)回顾了自己首次访华的经历。黄华曾经在周恩来的安排下,在北京机场迎接基辛格的首次访问。

黄华:时间过得真快,自从上次您的秘密北京之行后,很久没见面了。

万斯:我清楚地记得访问消息传回之后我看到报道的情景。那次访问激动人心,是历史上令人难忘的时刻。

基辛格:那次的中国之行是最令我兴奋的一次回忆。

由于中国没有对外公开周恩来总理与基辛格特使的会谈内容(记录肯定是有的),基辛格的回忆录就是历史学家了解此次北京之行最为详尽的资料来源。基辛格对周恩来佩服不已,这样描述他:“周恩来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令我敬佩的’领导人之一。另外两人是戴高乐和毛泽东。周恩来温文尔雅,耐心细致,机敏睿智。谈判时风度翩翩,准确把握中美两国新型关系的核心内涵,扫除了恢复双方邦交关系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谈判过程中,基辛格一直担心的问题恐怕就是如何就台湾和台湾海峡问题与中国达成一致。周恩来和基辛格都明确表示这次访问的目的并不是解决台湾问题。这一问题早在“二战”后期就已经遗留至今,待尼克松总统访华时再处理这个问题不迟。双方避开这一话题自由交流,探讨了双方长期以来期盼已久的话题,对两国及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虽然台湾问题未得到解决,但基辛格认为,“我们的目的是讨论基本原则,以及对全球尤其是亚洲事务的理解,澄清我们双方的目的和立场,增进彼此了解,缓和多年来双方的紧张关系。确切地说,双方并无实际性事务可谈,通过会谈,我们建立了互相往来的信心,周恩来和我尽兴畅谈(总计17个小时),加强了双方的互相理解”。

7月10日上午,基辛格一行人参观了紫禁城,之后双方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又进行了一轮会谈(基辛格和其中方助理专家温斯顿·洛德并不知道福建和台湾隔海相望,后来周恩来向他们说明了这一点),午餐时分,北京烤鸭的美味把基辛格谈判时的尴尬一扫而光。 饭后,周恩来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邀请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访问中国,短暂商谈后双方最后确定了访问时间为1972年春天。

晚宴时,周恩来总理向基辛格说有客来访,不得不缺席一会儿。周恩来总理并未说明是哪位客人来访。其实是北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周恩来答应说晚上10点钟回来审阅联合公报。10点钟,他准时返回,但把联合公报事宜交给了黄华,他和基辛格则聊起了印度和德国。“他谈了一个观点,说印度1962年侵犯中国,在这种侵犯思想指导下,1971年印度又故伎重施,再次入侵巴基斯坦。”

联合公报草拟后,双方没有太多的分歧,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签署了(因为基辛格访华的48小时很快就要结束了)。7月11日,一切按计划进行。午饭后,基辛格一行人乘坐来时的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飞机返程。送行的周恩来本可以引用他之前向另一位宾客送行时所说的话:“慢走,但是快回。”10月,基辛格再次访华。至1975年底,基辛格又对中国进行了七次访问。

7月11日下午3点,基辛格一行人降落在查克拉拉空军基地,古拉姆·欧马将军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基辛格特意改路从穆里返回,给人一种从纳蒂亚加利回来的假象。基辛格简短地拜访了叶海亚·汗总统,叶海亚·汗总统“像孩子一般大笑不已,为计谋的成功扬扬得意”。在巴基斯坦短暂停留期间,基辛格在总统府信纸上向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感谢信,全文都用英文大写:

周恩来总理:

谨代表我的同事及我本人向您的热情接待表示感谢。我回国后即刻开始着手(落实我们达成的共识——此句被删掉,由下文替换)来加强两国人民的友好合作。

基辛格

下午6:00,基辛格登上了飞往德黑兰的专机。飞行途中,他向远在圣克莱蒙特等待基辛格成功访问消息的尼克松总统发了一个单词的密电——Eureka(成功)——以表示任务圆满完成。13日晚,他回到白宫见到了尼克松,用了两个多小时汇报重要的北京之行。

7月15日,美国和中国同时宣布了双方在北京签署的中美联合公报,并宣布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总统于1972年5月以前的适当时间访问中国。尼克松总统已愉快地接受了这一邀请。

中美双方约定的尼克松访华时间不超过五天,但实际时间将近八天(1972年2月21日星期一到达北京,1972年2月28日星期一从上海离开)。除北京外,尼克松还访问了上海和杭州,会见了地方官员、媒体代表,讨论了双方愿意讨论的各个话题。

7月17日,基辛格向尼克松总统递交了一份21页的报告,详细说明了他的访问、会谈内容和双方所谈的重要话题。在离开伊斯兰堡的两周后,基辛格向叶海亚·汗写信致谢,感谢他在中美两国交往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基辛格的信写于1971年7月26日,后来尼克松于8月7日也写了感谢信。这两封信都由亚力山大·黑格转给希拉利,希拉利在信件发送前仔细阅读,然后在信上做了一处微小但是重要的改动。这两封信于8月23日送回到黑格手中,同时附有一张手写纸条:“随信附上原始信件和改过的信件。一些改动没有写完(标有点线),以便基辛格博士对我所付出的微不足道的帮助做出评价,因为显然我不能给自己做鉴定。”

下面是基辛格的最后信件:

亲爱的叶海亚·汗总统:

想要感谢的话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处开始。

首先,感谢您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我国建立友好关系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您积极主动,考虑周全,精心策划,使我和尼克松总统能顺利访问中国,您是一位杰出的总统,您派驻美国的代表希拉利大使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出色,不愧是一名优秀的外交家。

您的工作人员在这次行动中办事巧妙,策略得当,迅速有效,精彩地完成了任务。希望您能传达我和总统先生对他们的敬意。感谢所有的参与人员,包括您最亲密的顾问、机长及机组人员。我和我的同事将永远铭记这次历史性的飞行和您热情的接待,在大家的共同努力帮助下,我完成了世界最高山峰的飞越。

总统先生,万分感谢您在整个过程中的领导和安排,我永远记得7月8日我们的那次会谈。你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国内事务,可依然坚持帮助我解决了中国之行中的大小难题。我在巴基斯坦虽然停留时间不长,但是愉快至极,您和我的谈话,您巴基斯坦式的热情接待,让我毕生难忘。

您和您的同事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无论是对我的个人经历,还是对美国的对外政策,甚至为世界和平,都做出了卓越贡献。

致以崇高敬意。

真诚的

亨利·A.基辛格

尼克松总统也给叶海亚·汗亲笔写了一封信,表达他对叶海亚·汗的感谢,这是本书中的最后一封信。

1971年8月7日

亲爱的总统先生:

我已经公开地以官方身份对您表示过感谢,感谢您在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方面做出的贡献。

但我还要通过这封亲笔信告诉您,如果没有您的个人帮助,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就不会实现历史性的突破。

同时也感谢巴基斯坦驻华盛顿大使以及巴基斯坦工作人员,他们工作快速高效,处理这项敏感棘手的任务考虑周全,有条不紊,请转告我对他们的谢意。

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都会永远感谢您所做的贡献。

基辛格博士与我一同向您致谢,感谢您在困难时间所付出的努力和承担的角色。

真诚的

理查德·尼克松

中国关于这次历史性事件的记录依然没有对外界公开。读者可能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从一些报道中对1971年7月9日至11日的这个重要周末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章文晋先生是7月9日乘坐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飞机迎接基辛格的领导之一,他陪同基辛格飞往北京,参加了基辛格在北京的所有重要会谈。有一次他对这次事件进行了回顾。那是15年后,他在1986年5月21日《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中说道:“整个行程安排完美之极,天衣无缝。”

图书基本信息:

书名:《首脑之间——中美建交中的巴基斯坦秘密渠道》

作者:【巴基斯坦】F.S.艾贾祖丁(F.S.Aijazuddin)著

出版日期:2018年5月

定价:38.00元

作者简介:

F.S.艾贾祖丁(F.S.Aijazuddin),巴基斯坦著名作家、政治评论员、教育家。目前是巴基斯坦发行量最大的报纸《黎明报》的专栏作家、评论员。其著作丰富,代表作品有《帕哈里小型绘画》《基辛格秘密访华录》《首脑之间——中美建交中的巴基斯坦秘密渠道》《艾奇森学院:1886-2011:成功之路》《白宫与巴基斯坦》等。

(内容摘自世界知识出版社微信公众号)

日期:2018/11/21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