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公众外交
世知论坛2018·夏季号|大变局中的中国外交:定力与进取
2018/10/9 11:32:12 来源: 世知网

【导语】6月23日,由《世界知识》杂志社和云南大学周边外交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世界知识论坛2018·夏季号”研讨会在云南大学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北京大学、云南大学、吉林省社科院、商务部研究院及《世界知识》杂志等机构的专家学者等就2018年上半年的国际焦点、热点和难点问题以及中国外交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作了精彩发言,进行了深入讨论。以下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沈雅梅关于大变局中的中国外交的思考。

作者:沈雅梅,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

中国外交置身于世界秩序发生历史性重塑和转型的大变局之中,迫切需要通过理论和实践创新,提供一种“理解力”,引导大家对纷繁复杂的现实做出准确判断,抓住国际事务发展的本质;提供一种“规范力”,促使外交活动言有所规、行有所止,并能形成共识;提供一种“批判力”,推动及时反思,进行自我完善和调整,从而把稳前进的航向。

世界之变的未来演进可能有三种前景

从历史的角度看世界变局,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力量的平衡深刻演变,使得基于二战结果的均势结构不断受到冲击,越来越难以为继。国际风云变幻中的几乎所有重大热点问题,从朝鲜半岛到南海,从中东乱局到欧洲的分合,从美国的“退群”到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等,都反映出新旧秩序转换之间的摩擦和碰撞。特别是主导战后国际体系的美国,与世界接触的动力在减弱,其国内贸易保护主义在上升,与盟国围绕政策、利益及价值观的裂痕在扩大,以至于很多美国以外的西方国家都开始严肃思考“后美国”“后西方”世界的“B方案”。变化是深层次、根本性的,对世界的颠覆性效应还在加速释放,中国难以在这场变局中独善其身。

世界之变的未来演进可能有三种前景:一是国际体系做出“美容式”修补,现状得以维持;二是国际体系在内部重压之下,经各方共同努力脱胎换骨,形成新的力量平衡;三是美国退出现行体系,国际秩序崩溃,世界陷入普遍混乱。目前看,三种轨迹都存在,呈现出分层次、碎片化发展的趋势。例如,北约把增加防务开支提上议事日程,美国、加拿大、墨西哥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属于第一种,显示国际体系朝着修修补补的方向迈进。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欧盟和日本达成自贸协定、中国倡导“一带一路”建设等,属于第二种,同时也反衬出美国的“自我淡化”。美国将驻以色列使馆迁至耶路撒冷,中东和平进程中断,巴以持续冲突,可被视为第三种前景的缩影。

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

中国并非世界变局的被动承受方,而是其中的重要参与方,既是“因变量”,也是“自变量”。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局势里,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增长和政治稳定的源头。党中央决策提升了外交在国家总体战略中的地位,并从治国理政的思路中获得动力,生成了与内政相统一的外交理论创新成果,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推动形成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创新全球治理理论体系、丰富和平发展的战略思想等一系列新思想、新理念、新战略,构成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精髓。这些努力促使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正在实现从“吸纳学习”到“合作互鉴”的升华,是一个从单向融入转为双向建构的互动过程;也说明,中国正寻求从过去的“抓住机遇谋发展”转向“创造、分享机遇共发展”,有意愿、有能力提供更突出价值贡献的“高附加值”外交。

具体而言,中国外交对国际议程不是被动接受,而是主动塑造,比如中方在数轮中美经贸谈判中积极谋划解决问题的路径;对国际分歧不是含糊其辞,而是拿出态度,比如习主席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密集会晤,助力乃至塑造半岛形势的缓和;对国际合作不是“唯经济论”,而是向综合维度扩展;比如倡议举行巴以和平人士研讨会,为巴以双方提供交往动力。总之,中国外交以更加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积极争取各国的理解和支持,但又不强加于人。

中国外交回应了世界的期待,但也遇到一些质疑。例如,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把中美关系推入到一个经贸摩擦常态化、战略互信受损的曲折时期。美国媒体公开宣称对华“接触”政策已经失败,怀疑中国“前所未有地靠近世界舞台中心”的提法意在取代美国成为新的世界领袖,认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使美国再度伟大”这两个战略目标之间存在根本冲突。

最大的挑战是,中美均从未经历过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里竞争主导地位的形势,双方都需要适应国际力量对比深刻变化引起的秩序变革。因此,如何管控好国际体系和秩序的变动,对双方来说都是新问题。现实的出路是重新洗牌,形成新的利益切割、交换和让渡,而非陷入你死我活的决斗之中。另外要看到,虽有西方学者开始反思民主制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中国的国情、制度、文化等缺乏基本了解、耐心和包容的状况就会有所改善,二者之间没有必然关联。西方意识形态偏见仍是中国外交回避不了的一道难题,将伴随中国发展全过程,中国应当保持战略定力和自信,尽力化解外部压力,同时不受制于人。

新形势下,中国外交承载着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使命,有必要进一步提升素质,坚定维护国家利益,增强在国际上说话办事的能力。在定位上,需主动阐明自身所希望参与塑造的世界是什么面貌和性质的,制定科学的路线图,明确在哪些领域发挥引领作用,哪里打造合作,何处提供支持,提高外交政策的透明度,增加信任。在战略谋划上,拒绝“权力的诱惑”,围绕战略目标营造出充分的缓冲空间和回旋余地,兼顾前瞻性和包容性,体现普遍的人文关怀,扩大“朋友圈”。与国际社会对话时,既要掌握对话技巧,更要把价值维度作为对话的重点内容来运筹;既理直气壮地讲好中国故事,也要避免陷入意识形态之争,防止滑向情绪对立,用理性来约束大变局给世界和中国带来的震荡。

2018/10/9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