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世知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知观点
2018美国中期选举,并无绝对的赢家输家
2018/11/21 9:56:14 来源: 世知网

作者:史之

2018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已经结束。截至北京时间11月7日下午六时,民主党赢得众议院的219个席位,超过成为该院多数党所需的218席,共和党则成功保持和扩大了在参议院的优势。这个结果并不出乎意料,因为参院仅改选100个议席中的35个,民主党根本没有可能翻盘;众院改选全部435席,民主党胜算本来就大。

本次中期选举两党均做到充分动员,投票率皆高,估计在45%至50%之间,可能是上世纪60年代以来最高的一次,说明双方支持者的情绪都很高涨。选举结果表明,一方面,美国政治和社会更加分化;另一方面,权力制衡传统作为民主政治的根本保障继续有效动作,美国民意还是不愿看到一党在华盛顿长期独大。

民主党在喜迎“分裂国会”局面再现的同时,还收到两个好消息:一是,新一届众院构成不仅族裔更加多元,而且女性人数大增,产生了最年轻女国会议员(29岁)、两位印第安人国会议员(均为女性)和两名女穆斯林国会议员。这有利于民主党继续炒作“女性”和“族裔”议题,为重夺自2016年大选惨败以来失去的政治议程设置权积累条件。二是,在同时举行的36个地方州的州长和州议会改选中,民主党的胜面超过预期,其中“深红州”堪萨斯、“铁锈州”威斯康星的转蓝具有特殊的风向标意义。民主党人还在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国会选区取得罕见的胜利。

国会山和部分地方州政治格局的改变意味着,特朗普在今后两年将会受到来自民主党的更多掣肘,其施政难度和美国国内政治的不确定性会有所增加。然而,特朗普和共和党面对此次中期选举结果显得比民主党还兴奋,同样高调宣布“取得重大胜利”,这种心情倒也符合逻辑。

首先,年初以来的历次民调和本次中期选举共和党的实际投票率反映,特朗普的政治基本盘没有发生明显动摇,那些支持他的人不仅仍然支持他,而且为了阻止民主党顺利翻身踊跃出来投票。

其次,特朗普和共和党过去两年推动整个国家向保守面复归已结果实。以税收改革立法(如《减税与就业法》)为代表的2016至2020年重大立法议程已在特朗普第一个任期前半段悉数完成,接下来已无可被民主党拿来要挟的重大紧迫立法事项。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人数超过自由派大法官人数(5:4),意味着美国社会的保守化趋势还要延续至少十年。

第三,民主党在众院并不享有压倒性多数,没有脱出“微弱多数”状态,更何况参院还在共和党手里,所以无法有效构筑一个府院截然对立的局面,其任何一项旨在推翻特朗普政府决策和共和党重大立法议程的举动也都难免要付出巨大政治代价。

可以判断,这次中期选举没有绝对的输赢方。预期民主党在重夺众院多数议席后就能对特朗普构成根本性的制衡,甚至颠覆特朗普政府的重大议程,是不切实际的。

特朗普未必对此次中期选举看得很重,因为他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共和党人,而更像是一个借共和党壳“上市”的“另类总统”。过去两年美国政治虽名义上处于一党统辖府院的周期,但特朗普与共和党国会的关系非常一般,并不信任国会立法效率,没有太多诉诸立法程序,而是主要依靠行政令治国,更愿尽快通过单边行动来落实其政策构想,他的这一施政风格将在今后表现得更加突出。

本次中期选举选战,特朗普并没有为共和党竭尽全力,而是一只眼睛提前瞄上了2020年连选连任。从过去一段时间特朗普在宣布美国退出多边国际义务和对外打“贸易战”方面快节奏、在朝核问题上故意放慢与朝鲜谈判步伐就可以看出,特朗普知道即便他拼出老命,也未必改变得了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丢掉众院控制权的前景,那还不如提早布局,把手中的最有力筹码留给2020年大选使用。

2018年中期选举既是特朗普第一任期前后两个半段的分水岭,也是2020年大选的开始。中期选举过后,特朗普进一步巩固了对共和党的控制,已开始进行一系列新的人事调整。随着重要温和派成员的陆续离开,共和党将更加“特朗普化”,内阁唯特朗普之命是从。

不再受重大立法议程负累的特朗普不仅不会收敛其彪悍的执政风格,还将更充分地利用总统职权,集中精力捍卫刺激经济增长成果,并力推移民体系改革和基础设施建设,也会更多投入贸易、朝核、伊朗等对外议程,甚至出台更多激进举措。

民主党从筹划2020、2024年大选的“最重大政治”出发,不会利用国会山地位的改善而在选民面前把对特朗普的抵制表现得歇斯底里,而将更多选择通过协商和交易的方式解决两党分歧。但民主党一定会继续抓住“通俄门”“纳税门”等丑闻和女性、平权、族裔等高争议度议题来不断骚扰特朗普和共和党,甚至启动弹劾程序,使其无法为所欲为或集中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哪怕这种弹劾并无通过的机率。

民主党将非常珍惜此次中期选举在传统红色和灰色地带的斩获,开始着眼2020、2024大选进行“深耕”,因为这些变化喻示着蓝领中下层白人群体对共和党的支持并非牢不可破,未来若干年美国的选民结构也在发生长远看有利于民主党的缓慢调整。众多民主党籍新州长、新联邦议员的上岗锻炼也将改善民主党“后继乏人”的困境,他(她)们将担纲完成这个党的代际更替,未来有希望问鼎白宫的政治新星将在他(她)们当中产生。

特朗普上台后头两年,因在贸易、台湾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和放任军方介入南海问题,将中美关系推入建交以来的罕见低谷,两国国内政治因素对双边关系的干扰和牵引也达到空前直接的程度。出于对中美关系前途的担忧,本次美国中期选举受到中方前所未有的高度关注。

现实趋势也许是,无论中期选举出现什么结果,特朗普政府都不大可能主动做出把中美关系重新导入积极发展轨道的调整。当然,避免两国全面交恶甚至爆发正面冲突的底线意识对双方领导层的思维和行为方式仍有约束力。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压力也不大可能完全松懈,即使一时有所缓和,越接近2020年反弹的机率越大。与此同时,中美在台湾、南海问题上的矛盾存在较高的激化风险,需要双方采取有力措施加强管控。

中国国内战略界、知识界一段时间来就对美政策进行着讨论,一个逐渐形成的共识是,尽管这些年中国自身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但在关键领域与美国的差距仍很大,无论是与美国对抗还是进行恶性竞争,都不符合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中国还是要保持足够的战略耐心和克制,做好自己的事,把改革开放、和平发展的路行稳走远。

2018/11/20

(责编:shuzi)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主管